20081230

認住呢隻鷹


仁子:かえってきた(帰って来た)、かえってきた(帰って来た)...
3:30 - 3:55

20081222

20081209

不要勞什子



看了證人﹐想起一則愚聞:

「......Glay大「彈」他彈結他技術欠奉,只得個樣,還踢爆他全賴帶來的結他手於後面撐場,並不是真功夫......霆鋒解釋道:「我從來沒有向人講過,我是一個結他手,我是一個歌手,一個作曲家,不是一個結他手,當然不會彈結他彈得比真正結他手好。......我亦覺得自己當日演出,沒有丟中國人的面子,.....下台時元老級代表樂隊都向我拍手以示鼓勵,所以我很開心。」被批評結他技術水皮 霆鋒自覺無丟中國人面子 星島日報 2002-03-02

到了最後五分鐘﹐我才恍然大悟﹐何解謝霆鋒及他演的腳色﹐會膚淺到這個程度呢﹐因為作者對他(們)根本零興趣﹐片子真正的主角﹐原來是張家輝及他老婆(不是關詠荷)﹐那又何苦讓霆鋒那張俊臉﹐如斯霸道﹐在銀幕上來回徜徉千百遍呢。除了梁洛施﹐特區明明已沒有明星﹐但還是有謝霆鋒這樣的明星﹐在有意無意之間﹐扭曲藝術創作﹐污染電影觀眾的耳目﹐傷害其他演員例如張靜初的利益。除了愛擺硬照甫士﹐霆鋒今回多耍了兩招:一、向二打六大吼大叫﹐噴了一地口水;二、顧影自憐﹐想起柏芝倩影﹐流到成面鼻水。我真心覺得﹐他比較優而為之的﹐還是《男兒本色》那種追趕跑跳碰﹐飛巴士撞爛玻璃調調。不要當什麼勞什子「作曲家」、「演員」和「結他手」吧﹐你不是更像一個一邊假唱﹐一邊將贊助商無限量供應的fender吉他﹐逐支逐支掟爛的人嗎?

20081205

單車變摩托



這段影片相當震憾﹐除了媒人笑容像加勢大周 (1:00-1:02)﹐還有琴姐一邊數銀紙﹐一邊聽Paul Mauriat操刀的香港小姐配樂。這節目拍於三十年前﹐描寫一個過埠泰妹﹐下嫁香港米佬﹐到wiki搜查一下﹐1978年真有一個膚色古銅的港姐花魁﹐下嫁一條姓霍的丸夸子弟。特區今天一邊向港姐吐口水﹐一邊思念那些歷屆「冠軍」﹐觀賞富豪如何沾污叫晶晶玲玲、樂樂盈盈的「國寶」﹐劣民的思維﹐比起影片編導﹐至少晚了三十年。這樣尖銳的創作﹐可在大眾媒體自由播放﹐無人詐形﹐無人打壓﹐無人叫停﹐讓人感念﹐香港永遠都不再是那個寬容開放的社會了。

20081126

日語同學會 #3



出演
松閂クンイチ 堀北真稀 
堤珍一 劇臀ひとり  
成海璃寺 山奇努

上司:「それがのこたえ?
松閂:「...。」
堀北:「こたえが欲しいの。
彼氏:「...。」
上司:「こたえられません...か?
堤:「...。」
両親:「どこ...?
劇臀:「こたえを探すのさ。」

ナレーター:「アンサーハウス。4人はまっとここでこた見えをつけるはずだ。

山奇:「いらっしゃーいっ。

20081121

剔骨還父母


看海報﹐海角七號四個字﹐寫得亂七八糟﹐而那個「號」字顯得特別誇大﹐令我暗暗惋惜﹐製作者已經明目張膽到這種程度了﹐人們卻仍然以為這「號」是大陸簡體字﹐而沒想/看清楚﹐這個字其實是日文漢字。又要再引那句臭詩﹐這是「橫看成嶺側成峰症候群」吧﹐例如我也不能排除﹐說不定有看了盜錄的大陸茂利﹐見男主角揹了個毛主席書「為人民服務」布袋替老太太送信﹐就已喜不自勝﹐以為統一在望﹐卻沒想過主角正在「服務」的﹐其實是日本人。影片這種掩人耳目的媚日手法﹐十分駝鳥﹐而比起兩岸的中國人民﹐特區人與誰都隔了一重﹐既與統獨無涉﹐又沒啥說不得的忌諱﹐還是「國際大都會」﹐不是有責任替祖國十數億人﹐用最理性平和的心情﹐將一切都看清楚一點嗎。

說回電影﹐其實是風土旅遊片﹐例如end credit的畫面﹐真像旅行社沙龍攝影廣告(只欠了旁述的陳志暈)。影片事實是沒什麼好看﹐比韓劇爽朗﹐比港劇聰明﹐比台劇寫實﹐比日劇低能﹐比大陸劇鬼馬﹐日本妹醜﹐台客沒勁﹐音樂作嘔。但參考片子數以億計的票房收入﹐付鈔買票的台灣人民已集體行動起來﹐對全天候以響尾蛇導彈瞄準台北總統府﹐包裝著和解姿態的大陸共匪﹐身體力行﹐投下不信任的一票。台灣國人這種臭罵親娘的率性和膽氣﹐特區人是從來沒有﹐以後恐怕都不會再有了。同樣是七號﹐特區冷待周星馳的長江七號﹐票房口碑都下降到冰點﹐會不會是另一種型式的民主拒共? 想想也不無道理﹐而這種犬儒心態(不看不談不管不理不想不做不聞不問)﹐還是挺符合特區劣民本性的。

20081113

ラブシャッフル

Love Shuffle
野島伸司 + 伊藤一尋

20081110

天才導演


「我係一個電影導演」 <--- 嘩﹐呢句說話真係型到爆。


「遂一面對﹐遂步成長 ^^」 (1:07) <--- 這是文盲的時代。
「青春的出口﹐青春的結局﹐青春的答案﹐一秒交待到」 <--- 這是影像的時代。
「因為我覺得青春係唔駛交待的。」 <--- 講得好丫。


compare with麥曦茵﹐劉偉強真係令人作嘔丫。

20081104

獻給市川雷藏



《黑幫有個荷里活》相當讓人費解﹐完場時﹐三谷幸喜說影片是「獻給市川崑」﹐最是莫名其妙﹐讓人抓爆頭 --- 假如是「獻給小林聰美」﹐還有點幽默感;假如是「獻給市川準」﹐我可能不會柴台﹐還會起立拍掌。聽說兩位導演不無私交﹐《黑幫》裡有場戲中戲﹐市川崑客串了一個鏡頭﹐是諧謔1961年的《黒い十人の女》﹐之前三谷也演出了新版《犬神家一族》﹐但這種種亦師亦友的感人情誼 (我想當然耳)﹐和這部新作《黑幫有個荷里活》﹐於拍攝風格而言﹐於主題內容而言﹐於日本影史而言﹐又有什麼承先啟後﹐可歌可泣的關係呢? 這樣無厘頭的「致敬」﹐會不會來得有點牽強呢? 三谷作品﹐從來人多勢眾﹐星光熠熠﹐小弟可以作證﹐觀眾進場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模擬走進差館﹐隔著反光玻璃「玩認人」:「咦﹐呢個咪《庶務二課》個阿姐?」(小弟當然知道那是戶田惠子)「哎也﹐呢個咪《20世紀少年》個滄桑結他手?」(小弟當然知道那是唐澤壽明) ﹐粉絲們逼到開巷﹐導演尚嫌不足﹐趁重量級國寶乘鶴西去以前﹐還要把握機會讓他過過鏡(而沒有一句對白)。機會主義若此﹐難怪發行商為招睞觀眾﹐會替片名硬譯什麼《荷里活》云云﹐不料錯打錯著﹐其實不無道理。看三谷幸喜頻打呵欠(包括日劇)﹐其實是正常生理反應﹐因為他愈來愈像那些一年一度燕歸來﹐硬配星球大戰音樂的農歷年煙花。

20081031

狗口吐英華



讀特區劣報﹐黃毓民上港台英文台講番文﹐大破youtube點擊紀錄﹐「製作人員都話要頒番個獎畀毓民」云云。「毓民o係英文報紙做過校對,英文當然有番咁上下啦!但毓民冇沾沾自喜,仲話自己唔算好叻,不過同陳克勤比,都應該好過佢o既」。跟風的我看了片段﹐恕難認同劣民說法﹐牛肉民的英文﹐實在不是那麼好﹐至少佢連fifteen同fifty都未分得開 (05:45-06:08)﹐與「香港」與「康講」不分的Albet Cheng﹐堪稱難兄難弟﹐一時喻亮。依小弟愚見﹐弄錯fifteen 同 fifty (小三程度)﹐比分不開breast 與 best(錯在多看龍虎豹﹐少看Playboy)﹐只怕更值得當事人難過﹐比指示學生擲蕉值得譴責﹐而令鄭大班華髮無辜暴增三千﹐又是另一筆賬了。癲狗張口﹐吐兩句爛英文﹐就雞犬昇仙﹐逼令大班退位讓賢﹐並一躍成為劣民們的飯後談資。很多很多年前﹐廿八歲的李敖﹐引倫敦The China Quarterly﹐自詡是「得人心的英雄」 (a popular hero)﹐今之毓民﹐年齡比當年的李敖多一倍﹐才能從鄭大班手上奪去「人民英雄」的美名﹐晚是晚了一點﹐在這「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卑微的願望只想做個不向人下三聚氰胺的人」的年代﹐至少是受之無愧的。

20081002

David Lynch


1977 - Eraserhead ☆☆☆☆☆
1980 - The Elephant Man
1984 - Dune
1986 - Blue Velvet ☆☆☆☆½
1990 - Wild at Heart ☆☆☆
1992 - Twin Peaks: Fire Walk with Me ☆☆☆½
1997 - Lost Highway ☆☆☆½
1999 - The Straight Story
2001 - Mulholland Drive
2006 - Inland Empire ☆☆☆☆

20080922

戲假情真


02:39 - 02:50

20080917

Federico Fellini



1950 - Variety Lights ☆☆☆½
1951 - The White Sheik ☆☆☆☆
1953 - I Vitelloni ☆☆½
1953 - A Marriage Agency - one episode in Amore in città
1954 - La Strada ☆☆☆☆☆
1955 - Il Bidone ☆☆☆☆
1956 - The Nights of Cabiria ☆☆☆☆☆
1960 - La Dolce Vita ☆☆☆☆☆
1961 - The Temptations of Doctor Antonio - an episode in Boccacio '70
1963 - 8 ½ ☆☆☆☆☆
1965 - Juliet of the Spirits ☆☆☆
1968 - Toby Dammit - an episode in Spirits of the Dead
1969 - Fellini A Director's Notebook ☆☆
1969 - Fellini Satyricon ☆☆☆
1970 - The Clowns
1972 - Fellini's Roma ☆☆
1973 - Amarcord ☆☆☆
1976 - Fellini's Casanova
1978 - Orchestra Rehearsal
1980 - City of Women
1983 - And the Ship Sails On
1986 - Ginger & Fred
1987 - Intervista
1989 - The Voice of the Moon

20080910

十分吃驚



《十分鍾情》原來真有十部短片﹐第九部是鍾繼昌執導的《愛的光環》﹐海報都影埋﹐因為政治理由被抽起。《十分鍾情》其餘導演﹐眼見同袍創作因自我審查被刪﹐為了道義﹐為保護特區的自由創作權利﹐是否應該聯署一封抗議聲明呢。看該片策劃林超榮明報專欄﹐有關人等似並不為意﹐輿情也很冷淡﹐不過一則無人理會的娛樂新聞。讓人想到立法會到四川考察災情﹐長毛過關被拒門外﹐民主黨的政棍﹐公民黨的大狀﹐拍拍他的膊頭﹐然後笑笑口地登機繼續上路。這敢情是繼《無野之城》慘被基佬圍剿外﹐今年特區電影另一則令人心傷的新聞。

另一件讓人看到特區人心大變的事﹐是《十分鍾情》的壓軸﹐由李公樂與司徒錦源聯合執導﹐人人讚好的《開飯》。該片大意說幾個不肖兒女﹐浪子回頭﹐歌頌父母親對兒女的無私奉獻等等。這樣的政治隱喻﹐要「解讀」並不困難:不肖兒女 = 特區/老董/煲呔﹐上一代 = 阿爺/溫總/胡爺爺﹐無私付出 = CEPA/自由行/北水南調等等。編導運用了這樣高超的拍攝技巧﹐一鏡直落兜兜轉轉﹐說的卻不過一些並無新意﹐淺薄功利的想法(類似日本卡通的「等價交換」?)。影片明目張膽替老大哥擦皮鞋﹐輿情竟然毫無異議﹐還非常受落。

特區的無自尊與不知恥﹐聞說是源自人窮志短﹐證諸黃精甫也未必盡然﹐他不僅是窮光蛋﹐恐怕還是負資產。綜觀《十分鍾情》短片﹐不離三毫子文藝(林愛華)、中學ETV教育電視(林華全)、溫吞水兒童劇場(袁建滔)、國家獵奇頻道(陳榮照)、安西尼奧尼再傳子孫(如張偉雄)之類﹐黃精甫卻拍了一部品格清新﹐還帶些少實驗性的《清芳》。人人都夸夸回憶特區十年(但他們叫賣的﹐卻不外乎摩羅街的「古董」﹐駱克道的菲律賓蘇絲黃﹐廟街的龍虎豹和子宮環)﹐黃精甫卻寫了兩個失憶少男少女﹐於南丫島風力發電機旁﹐行來行去的日式柔鏡MV藝文。不是不想回憶﹐他根本就回憶不來。不是語無倫次﹐他根本就沒有什麼說話想講。天可憐見﹐他真是太反動了。

人有尊嚴


人有尊嚴靠寫詩
壹週刊 #956

鄧阿藍 62歲

小巴站長,藝術發展局曾替他出版詩集,曾在多間中學及嶺南大學開新詩研習班,更有中大學生以其詩作為畢業論文。
「我當過鞋廠工人、小販、雜工,亦執過爛銅爛鐵去賣,之後查了幾十年巴士,退休後便在小巴站當站長,每 份工作,都得挨罵。」
「我從小便明白衣食足,然後知榮辱的道理,食唔飽,憑什麼學人談尊嚴?」
父母目不識丁,又染上吸食鴉片的惡習,他六歲時,已當過小乞丐,到處向人討飯。八歲被迫輟學,做報童、小販賺錢。
「我讀得書少,是社會最低下的一群,注定一世挨罵。」
三十八歲,他在澳門東亞大學兼修文史,半工讀完成了大學課程。
「成四十歲人先畢業,加上是兼職學位,想查筆搵食,談何容易?」
太太在醫院當助護,尚有兩名失業的兒子,只好繼續捱罵。
「巴士班次疏,乘客等得不耐煩,一上車就鬧;遇到塞車,乘客又會投訴我唔識攝位。向乘客解釋,點知佢打 去總公司投訴我無禮貌。」
心中的鬱結,只在放工後發洩。
「我愛寫詩,因可毫無保留地抒發心中所想。」
他的詩歌,抗議工時過長、控訴社會歧視草根階層、譴責僱主剝削員工……家人不欣賞。」
「老婆以前仰慕我寫詩的才華而嫁給我,婚後卻埋怨寫詩唔可以當飯食,而兩個仔淨係鍾意對住部電腦。」
為了得到認同,他四出投稿、參加比賽,亦試過把詩集寄給陳映真,得到回信鼓勵。
九八年,藝術發展局為他出版了名為《一首低沉的民歌》的詩集。
嶺南大學也邀請他開新詩研習班。
「連大學生也稱呼我為鄧老師,原來我的嚴尊,是在放工後,還好!」

20080909

申訴文件


ahwu01,

NBC Universal (Sports) 已對您影片「olympics」中的部份或全部視覺內容申明版權。 此申明屬於 YouTube 內容識別計劃的一部份。

您的影片不能再使用,因為 NBC Universal (Sports) 已將其封鎖。

申訴詳細資料:

版權擁有者: NBC Universal (Sports)
已申訴的內容: 部份或全部視覺內容
政策: 封鎖此內容。
適用於以下位置: 任何位置

NBC Universal (Sports) 申訴此內容作為 YouTube 內容識別計劃的一部份。 YouTube 允許合作夥伴審查 YouTube 影片中是否存在其擁有版權的內容。 合作夥伴可以使用我們的自動影片 / 音訊相符系統來識別其內容,也可以手動審查影片。

欲知有關此申訴的詳情,請瀏覽 YouTube 帳戶的 [影片 ID 相符] 區段。

請注意:如多次出現侵犯版權的事件,會導致您的帳戶及上載到該帳戶的所有影片遭到暫停。 若要避免帳戶將來受到影響,請刪除所有未獲授權的影片,並切勿上載侵犯他人版權的其他影片。 欲知有關 YouTube 版權政策的詳情,請閱讀版權提示指南。 如果您認為不應遭到申訴,或者您已獲得使用有爭議內容的授權,則可以提交反對通知。 欲知有關此程序的詳情,請參閱「如何提交反對通知?

YouTube 內容識別小組謹啟

20080908

The Art of Silence


長毛告陳克勤:「你等住收律師信喇」 (00:06 - 00:10)

長毛告群眾:「各位民建聯既擁躉唔駛開心﹐我地左五席﹐你加埋都未夠我地零頭丫」(01:00 - 01:10 )

長毛再告群眾:「用幾百萬﹐買兩個位﹐早抖啦」(01:13 - 01:20)

長毛被滅聲﹐要搵讀唇專家(01:35 - )

活塞男走進了地獄



如果閣下有點兒懷念巴士阿叔,我會建議大家到 youtube 看看 NOW TV 那場會計界的選舉論壇。今次有份表演的候選人包括譚香文、龔耀輝和黃宏泰。讓我節錄一段,以供娛樂:

黃宏泰(下稱「黃」):「我要問吓 Wonno……(註:他指 Ronald,龔耀輝的英文名)阿 Wonno 成日話阿 Paul 係建制派,其實阿 Wonno 都失憶,當時特首選舉委員會,佢加埋建制派條隊,扯住人衫尾去投票──」

龔耀輝(下稱「龔」):「你又嚟,XYZ,你先係建制派,你先係建制派!」(註:XYZ 不是粗口,而是代表我根本聽不到他說什麼。)

黃:「你都唔比人問問題!XYZXYZ……」

龔:「知唔知宜家會計界點叫你?叫你會計活塞男,搵位就攝—」

黃:「上次譚香文打官司,你由頭到尾 XYZXYZ……。」

我笑到肚痛,同時非常慶幸自己不是會計師。路過的秘書忍不住問我跟誰開 conference call 開得那麼開心。我答:「會計師!哈哈哈哈……。」話時話,早前網上流傳王迪詩其實是龔耀輝,就像他用「方卓如」的筆名撰文一樣。有讀者寄來電郵,要求我公開澄清我不是龔耀輝,否則會發起罷看「蘭開夏道」。

不過,我都明白大家生活枯燥,沒有一點 gossip 來調劑生活,會渾身不自在。Fine,如果有人用槍指住我個頭,硬要我說王迪詩是由某某會計界候選人扮的,我寧願選譚香文,至少當她夾在龔黃二人的XYZ中間,低頭陰笑得那麼超然。

<溏心風暴選舉版>
王迪斯


讀了王迪斯推介﹐上youtube看了﹐老實說不無失望﹐沒「笑到肚痛」﹐反而覺得文字記錄比較有趣。而看了聽了方卓如的滿嘴懶音、模特兒甫士和凌厲眼神﹐還有神話幻滅之感。比較欣賞的﹐是Now TV 展示的split-screen(01:33 - 01:42)﹐至少10多年前《龍門陣》就做不來了。當然未必是技術上做不來﹐而是《龍門陣》不限於二人對罵﹐隨時四人打牌﹐要將畫面像月餅一樣切開四件﹐斯時又未有wide screen高清電視﹐觀念未免太前衛了﹐科技上說不定也會超越日寇呢。

而Now TV實行的﹐不是事後加工﹐是直播其間即時分割﹐可見幕後人員早有準備﹐用心良苦﹐也側面見證了特區電視製作水準:先以斯文理性的美女主播代表官方﹐再遣爛頭卒如何國良撩事鬥非﹐男女老幼大腦充血﹐動彈不得﹐齊齊「活塞」起來時﹐幕後主腦才以分割畫面乘勝追擊。因此像王迪斯「根本聽不到他說什麼」﹐不妨先到youtube 一看再看。反複琢磨還是搞不清楚﹐還是去西洋菜街訂套一季$999英超聯送C朗簽名全套服務吧。

大部份文字報刊﹐反來覆去所謂選舉好「悶」﹐說穿了是吃了酸葡萄﹐不像收費電視﹐娛樂性爆燈﹐讓方卓如從天國跌落地獄﹐讓中產階級「笑到肚痛」﹐佔了世衰道微﹐天下大亂的甜頭。鼓動風潮的傳媒職責沒想過﹐他們覺得事不關己﹐不過在看戲 (政府廣告不是以買鞋看戲比喻投票嗎?)。既要從中取利﹐又怕出亂子 (因此社民連在youtube發功前長期被打壓)﹐末了亂中有序﹐事實也不無可喜之處。活塞男有遍地開花之勢﹐甚至感染了腋下夾了一份信報的會計界專業人士﹐可能是人們一直都被關在control freak 向阿爺訂製的特級鳥籠裡吧。

日語同學會 #2


癡漢搏拉必學: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01:27 - 01:29)


《儘管如此我沒做過》之黎明在望

20080902

頭條悲劇



『骨精強call肥龍﹐骨精強call肥龍。』

『赤柱大街有棵樹倒塌﹐有條女壓到仆街。獨家影到條女嘔到成身係血﹐可能係A1﹐重複﹐可能係A1。』

『巢過條女手袋﹐銀包收埋幾仟銀﹐有張白金附屬卡﹐有港大學生證﹐有部iphone﹐已經拆機袋埋。搵唔到USB手指。條女幾好樣﹐索過陳巧文﹐拖埋條仔﹐Kai子一個唔駛理佢。佢老母好醒扒﹐伙記入唔到屋撻相。條女屋企好有米﹐狗仔已經去左醫院刮佢家姐同老竇。』

『老爆左條女facebook﹐吸晒o的相﹐跟手delete埋。伙記重o係網上巢緊﹐暫時未搵到條女既淫照﹐重複﹐暫時重未搵到條女既淫照。即刻叫編輯call個風水佬﹐睇下到底係煲呔顯靈﹐定係樹妖作怪。』

『骨精強call肥龍﹐收唔收到丫你老母。』

20080901

品姨與蒼蠅


02:03 - 02:05

20080825

意淫奧運,手淫明報


昨天看明報﹐有幾版<北京奧運奧 OH 噢>﹐有班茂利寫京奧最震撼時刻﹐試摘幾句:

人類學教授Mathews Gordon:「最震撼是看見兩老婦因在奧運示威區示威而被拉」;
邵家臻:「中國的李娜對俄羅斯的莎朗莉娃時,向球迷大叫shut up。因為整整一個奧運,我都想叫shut up。實在太嘈了!」;
經濟分析師K仔:「紅衣女孩在開幕禮清唱《歌唱祖國歌》。有點意外中國會把它放開首,但它確實很好地總結過去五十年跌跌撞撞的歷史。在這個走出去的派對中,有點蒼涼味,亦有一切得來不易之感。」;
羅展鳳:「我家電視只用來看電影」;
陳嘉銘﹕「《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隨時插播,或隨時順延。」;
馬嶽﹕「悶到嘔,冇乜震撼人心喎。」

最離奇是有條叫健吾(好像是男的)的盲毛 :「男子二人獨木舟決賽緊身運動衣濕水後,運動員上下擺動自己身體,意淫度★★★★☆。」還繪形繪聲﹐附上那兩位運動員的圖片﹐真是讓人吃驚。假如有咸蟲依樣葫蘆:「十米女子高台跳水決賽﹐運動員扭腰上水﹐貼身泳衣濕透﹐伸手拉一拉肩膀吊帶﹐胸口春光乍現﹐意淫度★★★★☆。」這樣的高論﹐除非執筆的是才子﹐一般特區報刊﹐恐怕不會刊登吧。但明報卻示範了﹐只要被「意淫」的運動員是男的(不知名老外)﹐作者又換了是個基佬﹐報紙就不敢不放行。

可能是<北京奧運奧 OH 噢>這題目累事吧﹐讓人按捺不住﹐非拔劍而起﹐並怒射破網不可。前奧後噢﹐左嘻右呵的﹐不是挺像洋人春宮裡的叫床襟芒(come on)嗎?

20080821

細哨不要錢 (他到底想要什麼?)



日前看奧運足球﹐列基美和美斯表現普通﹐阿根廷也狂數巴西三蛋。輸波已經無面﹐巴西還有兩條茂利惱羞成怒﹐瘋狂踢人﹐立刻紅牌出場﹐同中國隊一樣咁衰格。球迷最關心紆尊參賽的細哨﹐好像射了個疑似中柱罰球﹐其餘時間依然故我﹐不知所蹤。

球賽結束﹐電視台主持個個面如死灰﹐如喪孝妣﹐是下一代會考零分﹐還是悲家中老狗死了? 我想起上屆世界杯後﹐孔少林在信報寫了賭波集團港澳區主腦大D和細哨的私密對話:

大D:「不要胡思亂想,你今屆世界盃為我們做的事,我們是不會忘記的。講開又講,你交戲果然交到十足。」
細哨:「嗚嗚嗚,你重好講。全巴西把我當成罪人,我的朋友唾罵我,連小學同學、神父、家中的傭人都不願跟我說話,我無面目返巴西。」
(武按:真像梁展雲與辛世界高層的對話)

......大D:「你四年前已嘗過贏世界盃滋味,許多偉大球星一生人未曾捧過盃。」
細哨:「跟四年前不同,那一屆世界盃是屬於大哨的,原本這一屆世界盃全世界人都期待我帶領巴西衞冕。現在八強就已經出局,還輸得這麽難看……嗚嗚嗚。」

大D:「好啦好啦,你喊到我心好煩,我怕咗你。你四年後才三十歲,正是足球員黃金時期,到時阿祖安奴、羅賓奴、卡卡等隊友球技更趨成熟,巴西這『足球工廠』必定會出產另一群出色年輕球員,到時巴西一定有能力奪標。大哨都要失望一次,等四年才威盡奪盃,做人要講規矩,要有耐性。」
細哨突然停止哭泣:「我不要錢,我要贏世界盃,我要為巴西爭光,我要全世界人記得2010年世界盃是屬於朗拿甸奴!」

(武按:注意細哨這句「我不要錢」﹐造波明明為錢﹐但細哨(象徵巴西?)踢假波﹐就係為理想﹐唔為錢)

大D:「等我遲一點跟英國『肥佬』、意大利『大賊』、印尼『老鬼』等莊家商量一下,我相信問題不大,四年後賭波『盲毛』不會一面倒追捧巴西,我們一樣可以『做到』有錢贏。」

四年後,雲集南非的媒體一致批評細哨年華已去,近年在球隊演出已走下坡,他在國家隊的位置應由新人頂上,記者們仍不能忘掉四年前巴西對法國「細哨失蹤事件」。傳媒不知道二件事:一、抑壓了四年不忿的細哨誓死要為國家為自己而戰,這股力量的爆炸力好比原子彈;二、大D講得出必定做得到。所以2010年世界盃,巴西必勝。


依孔之林之流思路﹐京奧巴西潰不成軍﹐不可能不是另一場戲﹐是巴西隊和細哨合謀﹐2010年南非食大茶飯之前的忍辱負重。雖然依我看﹐細哨還要再「抑壓」兩年﹐然後像個阿伯一樣﹐緩步踱去南非﹐再像孔少林所謂「原子彈」一樣「爆炸」﹐只怕比劉翔給13億人民、56個民族承諾的「相信我﹐我會跑得更快」(這會是耐克下一輸的宣傳口號嗎?)﹐可信性低那麼一點點。

今朝有酒﹐我並不期待2010年世界杯(家貧只有亞視毛線)﹐只想孔少林快復出﹐先寫篇劉長和Mike主席酒店開房對談完全版﹐以饗/慰13億顆寂寞的心吧。

20080819

喜遇光藝迷


此嘉玲不同彼嘉玲(出色得多了)


此曜文正是那曜文 (but who bloody cares)

重溫了兩段片﹐我發覺我不僅是謝賢迷、還是嘉玲迷、江雪迷、秦劍迷(最高傑作是情賊﹐卡叔非upload不可)、小蕙迷﹐以至電影資料館迷(不管那裡有多少令人作嘔的人和事)。

20080804

Michael Haneke



The Seventh Continent ☆☆☆½
Benny's Video ☆☆☆
71 Fragments of a Chronology of Chance
Funny Games ☆☆½
The Castle ☆☆☆
Code Unknown: Incomplete Tales of Several Journeys ☆☆☆☆☆
The Piano Teacher ☆☆☆☆
Time of the Wolf ☆☆☆☆
Hidden ☆☆☆☆½
Funny Games U.S.

20080729

電影也通脹



陳雲說語言通脹﹐是話多言少,短句長說等等﹐那Before the Devil Knows You're Dead(《賊兄弟連環劫》)也是一齣通脹電影吧。頂你個肺﹐見微可以知著﹐你睇你睇﹐佢個戲名真係水蛇春有幾叉長 ( 已省去原典的前半句 May you be in heaven half an hour了) !

甲、通脹來了

除了戲名夠長﹐Before the Devil Knows You're Dead的內容也通脹得很厲害﹐令人有化簡為繁﹐沒話找話的感覺﹐打個比喻﹐它就像一卷捲不完的錄影帶 (這餅VHS﹐不是租來「看」﹐是租來「捲」的)。片子劇情﹐由兩條笨賊打劫珠寶店切入﹐從牽涉事件各式人等﹐再扯到一個美國家庭的崩壞﹐特別之處﹐是以非直線敘事貫穿﹐以不同人物角度回閃(flashback)來展示﹐手法並不新鮮﹐反而讓人覺得累贅和機械化﹐作者恐怕沒有意圖探索敘事體裁 (如基斯杜化勞倫的佳作Memento)﹐過了首15分鐘﹐由於劇本設計過於單薄﹐缺乏靈光(看了本片﹐我就覺得塔倫天奴被過度貶抑了)﹐凡事一目瞭然﹐就沒什麼值得觀眾緊張。要繼續「懸疑」﹐於是幼子Ethan Hawke遺失鐳射唱片﹐也要汗流浹背﹐悽悽惶惶搞一爛餐;爾後每況愈下﹐還淪為你媽媽是女人(your mother is a woman)一類猜謎搞作﹐作者問我:「葬禮後﹐是誰給家嫂Marisa Tomei打電話呢?」我答:「睬你都有味。」看多了煞有介事的驚慄﹐多疑的我﹐也曾懷疑真相可會是家嫂家公爬灰之類 (然後打個呵久)。這樣想不算武斷吧: 這林林總總的車前倒後﹐不是老yeah扮潮﹐就是粗糙劇本的遮瑕膏﹐不過要掩飾那些父子恩仇、兄弟相殘、近親相姦﹐有多陳腐和膚淺吧。

乙、哭鬧而去

『老父向大兒子Andy讖悔,哭着說﹕「對不起,我不是你期待的父親,我從來不善於表白,不懂說出心中感受。但我一直希望你比我好。我或許對你一文不值,但我想你知道,我真的很愛你。」Andy也說自己沒有做好兒子的本分,但他從沒感覺自己是家庭一分子,反而弟弟Hank自小受溺愛。老父說﹕「你先出世的,最大的總是最艱苦。」Andy:「人人都這麼說。......你肯定我是你們親生的?」老父站起來走到Andy跟前,狠狠給他一記耳光。』 以上這些情節和對白﹐不過是三毫子小說肉麻當有趣﹐難得有影評人視之為金句﹐一一筆錄﹐還感性地寫「大部分時間令人如坐針氈、心翳不舒暢」云云。由此觀之﹐石琪還是(難得地)說得對的﹐《賊兄弟連環劫》最合適的互為對照﹐正是長子菲利浦西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主演前作Savages (《沙煲兄妹日記》)。有意思的是﹐霍夫曼在Savages 裡演中年大學講師﹐要應付一個年紀一把﹐百事無成﹐只管發蠻撒痴的作家小妹﹐但在《賊兄弟》裡霍夫曼卻顛而倒來﹐出演一位年薪百萬﹐體胖如牛﹐只想通過極端手段﹐以弒父、戀母、戕弟、殺妻諸般情結﹐來肆無忌憚地地撒賴。爸爸Albert Finney曾兩次咒罵幼子是未斷奶的嬰孩(baby)﹐但長兄貌似陰狠世故﹐本質卻與軟弱的幼弟並無分別﹐一樣是撒嬌渡日的族群﹐他們都是未悟的痴兒。古典的說法﹐《賊兄弟》上承希臘神話﹐現世地看﹐《賊兄弟》是一則送給美帝國主義者的國族寓言: 上一代無能為力﹐下一代縱情任性﹐美利堅帝國終究是日暮途窮。可惜導演是薛尼慮密﹐他不是作者﹐他不過是一位拍電影的高級技工。

20080626

Johnnie To



碧水寒山奪命金
開心鬼撞鬼III
七年之癢
城市特警
八星報喜
阿郎的故事
吉星拱照
愛的世界
至尊無上(II)之永霸天下
踢到寶
審死官 ☆☆☆
赤腳小子
東方三俠
濟公 ☆½
東方三俠(II)之現代豪俠傳
無味神探
天若有情III之烽火佳人
十萬火急 ☆☆☆
兩個只能活一個 ☆☆☆
暗花 ☆☆☆
非常突然 ☆☆☆½
真心英雄
再見阿郎 ☆☆½
暗戰 ☆☆☆
鎗火 ☆☆☆½
孤男寡女 ☆☆☆
辣手回春 ☆☆½
鍾無艷
瘦身男女
全職殺手
暗戰2 ☆☆☆☆
嚦咕嚦咕新年財 ☆☆☆½
我左眼見到鬼
百年好合
PTU ☆☆½
向左走向右走 ☆☆½
大隻佬 ☆☆☆☆
大事件 ☆
柔道龍虎榜 ☆☆☆☆½
龍鳳鬥
黑社會 ☆☆☆
黑社會以和為貴 ☆☆☆½
放·逐 ☆☆
鐵三角 ☆☆☆
神探 ☆☆½
蝴蝶飛 ☆☆☆☆
文雀 ☆☆½

20080623

罷看京奧


マッキー! シュート!

20080619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破天慌》的宣傳海報這樣寫:「凶兆從天而降﹐報應就在眼前」﹐真是讓人吃驚﹐四川災民尸骨未寒﹐這樣明目張膽地發國難財﹐比余秋雨更冷血﹐李怡與莎朗史東殷鑑在前﹐真不怕「天譴」嗎?出奇的是﹐特區劣民十分聰明﹐竟然不吃這套﹐一概不予理睬。要解釋這種冷淡﹐我會說﹐一、看過電影的人太少;二、散場爆粗的人太多;三、女主角不是Janice Man﹐宅男起不了頭﹐勁頭就搞不上去;四、港燦多見人少見樹木﹐喜愛車震﹐不能不開空調﹐不知什麼叫綠水清風﹐說教電影寫森林發火﹐殺人如麻﹐注定是嘴抹石灰﹐白說一場。人性與世界的崩壞﹐是無可勉回的大趨勢嗎?你能阻擋大國堀起嗎? 你能阻擋劣民傳播阿嬌淫相嗎? 你能叫坡妹放棄新加坡國籍嗎?這是讓Shyamalan 灰心的電影﹐他不單放棄述說超人救世故事﹐愛出風頭的他﹐甚至拒絕粉墨登場(別忘記他才在《禍水》串演寫cook book 改變世界的作家)。

有說Shyamalan學Gore﹐在拍環保說教電影﹐這恐怕是誤解﹐Shyamalan不是說環保﹐他不會高高在上替人指點迷津(極限是發爛查寫個you deserve this的廣告板)﹐他是述說了科學/理性/知識的無能為力 (災難中教師配角以數學遊戲替人抒解壓力結果徒勞無功)﹐拒絕替影片提供便捷的答案(少用膠袋真能改善特區空氣?)﹐而顛覆了約定俗成觀眾的預期 (末了一切都回歸混沌﹐茫無所知)﹐他要說的﹐正是老子所謂﹐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Shyamalan要面對的抉擇﹐是當「美國影史另一個藝術家」﹐還是「當代獨一無二Storyteller」﹐唯有當他將《破天慌》拍成一套驚慄公路電影版的In the mood for love 或Journey to Italy﹐才能制止那些指指點點的亂流口水﹐但窮途末路的他﹐能/會做得到嗎? 《破天慌》裡主角夫婦間對白之弱智﹐關係描寫之膚淺﹐任誰都看得到(Shyamalan真會「技窮」到這地步?)﹐但我們可會願意相信﹐這根本是編劇高手的satiric的筆觸﹐最終二人以相濡以沫的「愛」解困﹐不過是最黑色的撞彩﹐不過是岩岩遇著剛剛 (對照與世無爭﹐離群索居老婦死於非命)?罷了﹐觀眾看不懂 (或太看得懂)﹐到底是作者的責任吧﹐也正如影片述說的﹐各有前因﹐除了各自修行﹐也許沒有第二條路。

20080618

M. Night Shyamalan


Praying with Anger
Wide Awake
The Sixth Sense ☆☆☆
Unbreakable ☆☆☆½
Signs ☆☆☆☆
The Village ☆☆☆
Lady in the Water ☆☆☆☆½
The Happening ☆☆☆½

20080527

瘋狂世界

20080523

澄濁求清清得淨


看了《低清老翻王》﹐深感不安﹐我只能猜想﹐這是美藝淪喪﹐反智時代的必然產物吧﹐最荒謬的﹐敢情是那電影譯名( 港燦恐已失去定義何謂「中文」的話語權了)。看過就知道了﹐戲中一黑一白兩條傻B﹐未向電影公司申請授權﹐通過騎呢手段﹐拿手提攝錄機將商業電影「重拍」﹐再製成影帶租賃﹐這類欺人搞作﹐我會說是戲中戲的Scary movies吧﹐說得更白﹐此片與網上無恥劣民所謂「惡搞」﹐查實異曲同工﹐那又與港燦俗話「老翻」(意指盜版DVD)何干?

你老母貴姓

再者﹐那些每逢週末深入虎穴﹐北渡羅湖收集盜版的﹐都有這樣的共識吧﹐ --- 老翻無妨起格﹐老翻甚至可以當機﹐但老翻絕對不會霧中風景朦查查。其實甭說低清(就說標清吧)﹐只要盜版內容稍欠準繩﹐少收錄一兩段特典(special features)﹐那些錙銖必算的影癡大爺﹐早就拍案大罵盜版商你老母貴姓了。我要指出﹐「低清」和「垃圾屎片」是兩件事﹐片子裡主角的自拍屎片大受歡迎﹐可信性是零﹐《低清老翻王》短短五個字﹐無法通過最低程度的思考﹐既與片子內容無關﹐也不符合特區影癡社群的共識、常識﹐是一個令人嘴O到Jack Black肚腩咁大的譯作。

潛水怕屈機﹐這樣狗屁不通的譯名﹐日前讀報﹐發現影評鼓掌:『「盜版」兩個字頗嚇人,也要讀得字正腔圓,有張牙舞爪的駕勢;相對而言「老翻」親切得多,一來便於讀懶音的港人,不像唸「盜版」那麼費勁,二來多了一個「老」字,變成老陳、老張或老麥(麥當勞)一樣的老朋友,親切多了。這就是語言的精妙吧...喜歡《低清老翻王》這戲名...以「低清」迎戰「高清」這城中熱話,以「老翻」跟電影業鼓吹的「老正」開玩笑...一窩蜂的低水平「食字」命名習尚(連政府宣傳都不思進取,屢用「食/白字」),《低清老翻王》這名字更見迎風而立』。

語言的精妙

我感歎「老翻」二字﹐讓一位港燦知識人如此失去理知 (而公信第一大報又照登)﹐其功能實與氯胺酮或咳水相似。我只想勸告這位濫交的影評人(此人喜與老翻交友﹐以濫交名之並不為過)﹐翻開那本可能已經出版的《港燦潮語手冊》﹐揭到「老字頭」那頁﹐除了會遇上那些感覺「親切」的老朋友﹐例如「老陳」、「老張」、「老麥」、「老翻」以外﹐還有老笠、老作、老同、老舉、老強、老馮、老屈、老昆、老襯、老九、老處、老爆、老坑、老味、老母等等不一而足﹐看﹐您老「老朋友」何其多呢﹐值得高興呀﹐您夠意思﹐就不要偏心老翻﹐哥兒們風光風光嘛﹐讓「同一件事給人的印象...截然不同」﹐也算印證了﹐您老說的「語言的精妙」吧。

20080520

做人別太妖啦媽



可能我孤陋寡聞﹐不論中外﹐賑災歌都好難聽﹐劉德華填詞的賑災歌﹐比難聽更難聽﹐因為佢將經典強姦﹐比六四時《為自由》什麼的更可怕(不管好醜﹐當年至少還有人識作歌)﹐過場時﹐重有茂利玩米高積臣上身﹐唱了幾句"we are the world"﹐倣黑鬼唱腔﹐偽A Cappella一煲硬膠大雜薈﹐簡直匪夷所思。再聽一次《海闊天空》﹐這首歌要說的﹐恐怕不是追尋理想什麼的﹐家駒實是滲透了他對香港的失望﹐為樂隊終要遠走扶桑異域﹐送無夢特區一首輓歌 (日語版歌名是《遙遠的夢 ~ far away》)。匆匆十數載﹐此歌竟然被重新改編﹐成了一首向祖國獻媚(港台MV第一個鏡頭除了頹垣﹐就是胡總)的賑災歌(還要唱國語)﹐我感歎Beyond明明已解散﹐還要被特區愚樂圈同化﹐難為這堆小藝人﹐連死人名節都要恨恨地將他糟蹋。

最黑色的是﹐賑災歌的第一句﹐竟然由張學友唱出﹐我聽了﹐真係百感交集﹐十年人事﹐Beyond明明還是Beyond﹐明明還是悲歎「香港沒有樂壇」的Beyond﹐但他們的名曲﹐卻已被篡改﹐並交由家駒當年聲討的「男聲女腔」小歌星領頭演唱。近年特區流行歌有什麼不同﹐我會說「鬥爭性」愈來愈低﹐別說批判權貴﹐甚至劉以達挑戰俞僧﹐挑戰黃耀明﹐明明有節有理﹐只會被無聲地打殘。聽說港台將家駒與哥哥、百強、阿梅、羅文等並列﹐拍成電視特輯﹐什麼「不死傳奇」云云﹐節目我沒看過﹐但想凡人誰能無死?但求英魂別後﹐跳樑小丑為己私利﹐要放肆污衊時﹐倖存者除了祈禱「我要活下去」﹐也別忘記奮起棒打。

20080513

20080510

日劇酬庸


《古田任三郎Final》不過三集﹐花了一星期才看完﹐要美言幾句﹐只能說不純然是扯淡。例如第一集藤原龍也受不了古田逼迫而自戕﹐是質疑古田一貫超人式的調查手法﹐先找兇手﹐再羅織罪名﹐實在非常危險;第二集巡查向島流落江湖﹐淪為酒店護衛﹐觀眾眼中除了看見了無生趣的古田﹐還有面上浮起憂色的今泉慎太郎﹐這多少有點中年人的感懷與憂傷;第三集垂垂老矣的古田﹐甚至重墮情網﹐戀上松島菜菜子﹐也幸好時間所限只有90分鐘﹐老人家總能保持克制﹐否則晚節不保﹐強行上馬﹐重蹈《協奏曲》海老澤耕介覆轍﹐粉絲要興起偶像幻滅之歎了。

密室殺人﹐脫褲放屁

完結篇也不能說沒新意﹐例如第一集那種非常本格﹐也非常荒誕的殺人詭計﹐第三集的奇幻雙生兒佈局﹐都在重塑橫溝正史和江戶川亂步的古典路線﹐但這些皆與古田系列兇殺日常化的取態大異﹐情調不壞﹐但味道不對﹐演員毫無火花﹐也不能統統踒過於他們年老(你能相信石板浩二竟然完全沒打算撩動觀眾一分一毫有關金田一耕助的想像嗎?)﹐甚至查良鏞都懂這樣寫了:「由於兩個人相貌相似,因而引起種種誤會,這種古老的傳奇故事,決不能成為小說的堅實結構。雖然莎士比亞也曾一再使用孿生兄弟、孿生姊妹的題材,但那些作品都不是他最好的戲劇。」(《俠客行》後記) ﹐而三谷幸喜竟然大鑼大鼓地替古田最終回寫了一個這樣「穿屎」的兩生花結局﹐而奢望觀眾鼓掌。

第二集所謂光明正大、不打誑語的殺人棒球手﹐也是老調重彈﹐《古田II》已寫過了:嚴守戒律的澤口靖子俯首認罪:「假如一開始你直問人是我殺的嗎﹐我必定承認﹐那就能省回不少時間」(大意)﹐《古田Final》不過將這句話放在前頭﹐卻抹去了原來譏諷古田(以至大部份推理劇集)的味道 (一切都是刑警與電視觀眾的庸人自擾)﹐變成古田的自我設限 (因為「體育家」的風度﹐不直問棒球手誰是兇手云云)﹐兜兜轉轉﹐就是將切實可信的省思﹐用掩眼法﹐變成密室殺人式的脫褲放屁﹐也像到圖書館借來一冊惡劣的推理小說﹐翻開最後一頁﹐寫滿了讀者的一手憤怒與爆粗。

斜紋金利來

讓我高興的是﹐三谷終於放棄再說那個沒完沒了﹐沒結局的「頭頂赤色洗面器男人」故事了﹐他是在間接表接﹐真正的古田完結篇﹐的確是2004年松本幸四郎的《大使閣下的工作》嗎? 不僅可一可再﹐還要再來三遍﹐觀者難捱﹐也怪不得出演者田村正和闌珊若此(除了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還有什麼歌曲能襯托古田底「斜紋金利來」一樣的溫柔與體貼?)。

補記一事﹐我是近來才了解的:《古田Final》是2006年日1月放送﹐而市川崑的新版《犬神家之一族》影畫是2006年12月上映﹐兩部作品的要角﹐都是石板浩二和松島菜菜子﹐剛好是06年的一頭一尾﹐即《古田》是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替市川崑的電影抬轎。我看《犬神家》時﹐見三谷幸喜也軋演了一個包租公﹐才醒悟他再創作古田劇集﹐恐怕不(再)是因為喜愛這個角色吧。觀眾追看源自熱愛﹐創作者卻已此情不再﹐這是讓人難過的事。

20080424

20080423

淺倉南呀


0:36 - 2:13
搵左二十年﹐我終於搵到啦﹗

20080418

Once hit wonder


捷克女子走過街頭﹐細聽愛爾蘭男子抱吉他街頭高歌。伊鼓掌﹐朝吉他袋投了零錢﹐賣唱者受之無愧﹐並不順超:「你讚我唱得好﹐但只給我10 cents。」 ﹐女子直言反問:「你唱歌是為了錢嗎?」(大意)。看到這裡﹐我想起那個聖經故事:只要已盡所能﹐窮人捐一個幾毫﹐比富人的百萬銀元更寶貴﹐這是耶蘇的話。是那女的不吃人間煙火(賣唱當然是為錢啦﹐難不成是本土行動成員﹐在無酬演唱﹐在為爭取公共空間鬥爭?)﹐還是那賣唱的自我中心﹐對人無體恤﹐不明白10 cents於那清貧女子﹐已是一大手筆?

一直往下看﹐我想衝突是源自這對男女﹐兩種不同的藝術創作的觀念: 歌唱也好﹐彈琴也罷﹐於那女子而言﹐實質是自娛﹐是清貧生活的自遣﹐自有一份寬然的氣度。有一場戲﹐是女子discman無電﹐身上一毛錢也沒有﹐唯有打碎女兒錢罌﹐到7-11買電池﹐然後手提攝影機一鏡直落﹐拍她塞著耳筒﹐從便利店慢步回家﹐聽著伴奏音樂﹐低唱她填詞的歌曲﹐而她的稚拙﹐是感人之處。男的則帶著懷才不遇者的氣焰﹐粗野而缺乏同情﹐他唱的歌﹐充滿冤屈﹐與一把鼻涕眼淚的melodrama無別﹐還是最淺俗的煽情﹐充斥不值得書寫的私人情緒。初聽搶耳﹐再聽乏味﹐三聽厭煩﹐雖則頗合淺人口味。這真是一部自頂至踵充滿「衝突」的電影﹐這些都是非常古典﹐非常老土的「衝突」﹐但看了說不定能讓人減一點酸氣。

20080417

20080415

Camp到爆


02:01 - 03:53
太有趣了!

20080410

全然聽不懂


竹內結子講英文
00:25 - 01:50

20080331

馬拉松 End Credits


2 cool
how end credits should be delivered

一、NTV 每週週四00:55~01:25放送
二、沒有編劇;
三、導演荻上直子。

20080312

驚呼之後還有愛

人、狗、愛
信報財經新聞
圖文傳真|梁款 2008-03-10

星期五早上,又到香港電影資料館掛單看戲。今天的戲,「日活」出品,叫做《月吟》。電影一九九九年在日本製成,在香港公映時,我循例錯過了。這次補看,驚喜不斷,全程微笑。

戲講一段三級的愛,在日本一間中學發生。主角少男,跟許多少男一樣,上課喜歡發夢,下課熱中玩耍,跟女友談情,由頭到腳,盡是靦覥。主角少女,跟許多少女一樣,芳華正茂,主動熱情,在微風底下,拖男之手,噓寒問暖,然後情濃難禁,寬衣上床。

然後,少女拖着觀眾的手,一起步入一個三級的發現之旅。她發現少男除了喜歡發夢之外,更喜歡被少女用竹劍狠狠扑頭;她也發現少男其實不大熱中上床,卻特別鍾愛用舌吻她的腳趾、用鼻強索她的冷襪和用錄音機永遠記下她小便的聲音。於是,睛天霹靂,少女驚呼:「你變態!」

戲好看,因為驚呼之後,還有愛。少男說:「我變態,但我真的在乎你,我願意當你身邊的一條小狗,不論陰晴圓缺,依你偎你,愛你惜你,惜你的腳趾,吻你的蚊疤,直至永遠。」少女發現對方變態,卻同時發現自己的真情,於是在微風底下,開展了一段難捨難離、變態但有真情的「人狗」之愛。

戲畢,同學回味,說這齣電影教他談性論愛,要敞開心胸,兼容越界,把常規與變態放在手中,一同撫摸。我點頭,同時長嘆。我想起陳冠希落難之後,身型面相如同「喪家狗」。我發現可愛的香港社會,在愛的戲台上,錯過許多,往後做人處世,還需補看、補看、再補看。

20080310

空中庭園

20080228

Crossroads



窗外吹來一道清風﹐書頁掀起﹐徐嬌遂發奮讀書﹐讓人想到漫畫《叮噹》的弔詭性 --- 假如大雄像徐嬌一樣喪親﹐體驗死亡﹐爾後猛省﹐那叮噹已完成原來的任務﹐可以放心離開。而唯有大雄闔府平安﹐繼續胡混﹐叮噹才需要留在身邊﹐為了叫叮噹不要離去﹐大雄不可能像徐驕一樣﹐立志「做個有用的人」的。過去卅年﹐《叮噹》一直讓讀者處身安全位置(叮噹不會離開﹐大雄不會改變﹐漫畫不會完結)﹐《長7》則以成年人的世故與猜疑﹐點出外星機械人的虛妄﹐一切純屬頑童奇想﹐這樣不自然的早熟(我們都聽過大陸童星試鏡﹐說哭就哭的神乎奇技)﹐強加到一個幾歲孩童的視覺﹐零幻想零倚賴﹐亟亟於上下求索﹐毋寧是超乎尋常的冷血與殘酷。另一部向《叮噹》致敬的電影《追擊8月15》﹐情調與《長7》大相徑庭﹐但結局卻驚人地相似:卅歲的主角鄭中基﹐重返貴族(!)小學上課﹐與如魚得水的徐嬌相反﹐他逃避小學生追打﹐黯然躲進廁所﹐不期重遇女機械人﹐通過設於沖水馬桶的時光機﹐重返老好的玫瑰園。《追擊》、《長7》、《叮噹》都有相同的「結局」:消失了的機械人安然無恙﹐再次出現。《叮噹》帶給讀者的是寬慰(relief)﹐因為作者讓一切都回復「正常」﹐什麼都沒有發生﹐大雄可以安心做個沒用的人;《長7》數以百計機械狗峰擁而來﹐伴隨徐嬌的狂喜﹐清洗了影片的悲哀﹐但觀眾只會感到無法置信﹐不可能從夢中一醒再醒;而《追擊》給人的則是幾分傷心﹐重讀小學「做個有用的人」﹐不見得就能心想事成﹐但《追擊》底子那異乎尋常的怪異(weirdness)﹐卻比朝氣勃勃的《長7》﹐更符合《叮噹》作者畫作裡隱藏著的題旨:未來無法改變﹐一切都是徒然。

20080221

Forget me not



我和羅志華最接近的一瞬(其實是讀了昨天報章﹐才知道他的名字)﹐是十多年前﹐我跑樓梯上青文﹐那個坐在電錶箱下的印巴籍看更﹐突然開口同我講廣東話:「哥哥仔﹐幫我羅上去丫」(而我和他是素無往來的)﹐遞給我一疊信件﹐是寄到青文的﹐郵差委託印巴﹐印巴再委託我 etc。我依指示羅到上樓﹐羅志華又在上網﹐我同佢講﹐我幫個看更羅上黎架(我相信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同佢講話)﹐然後佢接左﹐繼續上網﹐然後我行開﹐咁佢有冇唔該我﹐我就忘記了。「我道謝,在我進進出出這個所謂文化圈的混沌日子裡,無論我帶著什麼身份什麼臉色走進來,你都記得我是誰。你都記得我的中文全名。我在那份報紙做過事你都記得。而我只是一個顧客唄。」讀了這些﹐我真覺得慚愧﹐可謂連「顧客」都不如﹐破冰乏力﹐會是我天性陰鬱﹐又不懂耍太極嗎(學得太晚了)?後來書店變了垃圾崗﹐樓下再不設看更﹐我都有上去﹐但就冇乜胃口幫襯了。也幸好我唔識佢(以及任何人)﹐唔係佢既「巴打」﹐所以佢死得咁霉咁羅﹐我只會諗下﹐早知如此﹐點解唔一早羅佢去「保育」一下呢?當然志華哥死後﹐咁多唔記得同佢拜年的有識之士﹐冇忘記為佢寫文﹐「懺悔」功力比阿嬌深﹐他到底是幸福的。

至於隔離馬國明個檔﹐我承認﹐我的確是親近過那個神話:丘世文lunch time係o係度買書既。咁當然丘君既西裝畢挺﹐專業行政人員打扮﹐與馬君的街坊睡衣﹐街市豬肉佬(點一杯馬天尼)look﹐是兩個極端﹐雖然他們的嗓門一樣好大﹐有種鮑學之士﹐傲慢的氣質。我初初上去時﹐都不禁懷疑﹐馬國明成日踢拖﹐係咪係度訓既呢?門後便係咪佢既睡床?個的歐美學報雜誌什麼的﹐係真係打真軍﹐定係用來展覽的呢?馬國明那裡一大特色﹐相信全世界只至一家﹐係個處唔收錢﹐當然不是代表書免費任羅﹐係佢唔收銀﹐畀錢過青文啦﹐這大抵是高級知識分子的自恃與自許﹐大隱於市乘桴浮於海﹐別讓銅臭污了他的衣角。我係o個鼠買過兩本書﹐一本是奇斯勞斯基自傳﹐另一本是卜戴倫歌詞結集﹐當然那些深奧的文史哲書﹐我是連書名都看不懂的。有次我羅過一本好厚既瞄瞄﹐點知一個唔覺意跌左落地﹐佢地咁巴屎閉﹐我就好騰Q啦﹐慌忙用手抹乾淨(o的塵)﹐睇清楚冇穿冇爛﹐必恭必敬放番上書架。睇見馬國明如常坐在寫字台閱讀﹐冇理我﹐咁我就以為過到骨﹐走過青文個邊。點知不旋踵﹐我就見馬君走埋個書架度﹐一言不發﹐羅番本書落黎﹐羅的野去拂拭本書喎。依家諗我就覺得似《長江7號》﹐個老師叫徐嬌「你咪掂支筆丫」咁﹐我覺得深深地被傷害了。知識的階級性﹐以及「連帶關係」﹐我開始覺得我永遠永法踰越﹐比羅志華那邊更糟﹐我相信o係佢的眼珠裡﹐即使佢銀包裡收埋我幾舊水﹐我係從來冇出現過的。於是我決定像Edison一樣﹐永遠退出﹐也永遠被遺忘(其實從沒被記起過)。

20080220

20080218

海鷗食堂

20080213

希望明日香



在Twin Peaks電影版﹐大衛連治一出招就把電視機打個稀巴爛﹐不像白癡港燦爭換高清﹐他是與原版劃清界線;中田秀夫揭開《最後23天》的面紗﹐也讓主角L燒毀幾本死亡筆記﹐只要觀眾保持清醒﹐就能省悟﹐餘下的這120分鐘﹐會是一部不一樣的電影。

夢想的電影

《L ~ change the world》是一部夢想的電影﹐因為它替完整看了上下兩集《死亡筆記》的我﹐解答了好多困擾多時的問題:一、為何L 嗜甜成狂?他不怕糖尿嗎?二、為何L 整天弓著背﹐他不擔心脊椎移位嗎?三、這種幼童趣味﹐幹嗎不乾脆拍成《幪面超人》、《七星俠》之類? 夢竟成真的是﹐中田秀夫真的將它拍成一部超低B 的特攝片了﹐自由發揮下﹐內裡全是卡大卡大的偉大題旨:道德衰敗﹐環境破壞﹐科學家發明惡菌打算將人類消滅﹐然後L (非常低調地)拯救地球諸如此類。

假如兩集《Death Note》金子修介是在討好動漫一族﹐扭盡六壬向「殘障的一代」獻媚﹐是讓他們自我陶醉;中田秀夫就非常溫柔地﹐把天花的偷窺攝錄機關掉﹐拖著面青口唇白的L 的手(指)﹐離開那個高科技的斗室﹐走進非常cult的斜陽裡﹐迷人地挺直他的腰板。《L》最大膽的(甚至可形容是自殺式的)﹐是作者毫無顧忌地道出一個顯淺易見的﹐但諱莫如深的「禁忌」:L 是殘障一代投射目標 --- 戲裡有個義助L 的FBI﹐那角色叫XX 秀明﹐而我們當然都知道﹐《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作者﹐正是庵野秀明。

聽朝瓜老襯

循著這條EVA 線索﹐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也能將伊波拉病菌式情節﹐視為另一種「人類補完計劃」了;而L 一直細心照料﹐那對沒雙親的男童和女童﹐除彌補了同樣沒父母的L 的戀母情感(野餐一場女童的言行簡直變了L的母親)﹐EVA 觀眾怎能不領會﹐那是真治和明日香/阿當和夏娃的新世紀再現?妙絕的是﹐「明日香」在港式俗語裡正隱含「聽朝瓜老襯」的意思﹐與《Death Note》的殺人如麻﹐《最後的23天》的自毀題旨﹐配合得天衣無縫。末了L 與男童道別﹐送他一個日本兒童的經典「符號」 - 非常low-tech 的玩具機械人﹐那是中田秀夫的厚道 (凡事留一線﹐踩人唔好踩上面)﹐他也說不定在緬懷那個動漫還是滿載著美好回憶﹐還未有疑似張柏芝淫照甫士的稜波麗手辦模型售賣的老日子。

非理性亢奮



蘋論:世界經濟處於不確定期
李怡 蘋果日報 2008-02-13

今天是年初七,又稱人日。鼠年新春假日氣氛,到今天大致上告一段落。本報記者為香港求得一支上吉籤,劉皇發為港人求得上籤,大陸人用「鼠」的諧音來說「鼠不盡的快樂,鼠不盡的鈔票」這類吉祥話,也應告一段落。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做了一個星期美夢,聽了一星期吉祥話,我們終究還要面對真實世界。根據所有的經濟數據和多數經濟專家預測,今年世界經濟形勢並不美妙。正確地說,2008年是十年來政治、經濟不確定性最高的一年。——這是世界經濟論壇提出「全球風險報告」所指出的。

昨天美國總統布殊向國會提交的《總統經濟報告》指出,美國經濟正經歷不確定期,而短期的經濟風險也提升。美國經濟影響全球,其中最受關注的,是次按危機帶來的經濟冷鋒將持續多久,影響多大。有些專家預測美國經濟冷鋒不會太強及太久,因為聯儲局會持續減息,以刺激經濟成長。但另一方面,空置房屋增加,房價繼續下跌,失業率高企,將使美國消費者花錢更謹慎,也有迹象顯示,次按危機會拖垮一些金融機構。總的來說,次按怪獸對美國以至世界經濟噬咬得有多深,尚未能確定。

世界經濟的第二個風險,是石油、原物料和糧食價格高漲,其中以糧食價最受關注。去年世界主要糧食的價格飆到歷史新高,糧食儲存量降到二十五年來的歷史新低,因此各國都要重新思考農業對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了。世界經濟的第三個風險,是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其國內通脹與出口價格的上漲,不但刺激它的出口地區的通脹,而且會迫使外商移往其他東南亞國家投資,從而使中國的經濟增長放緩。中國出口產品價格上漲,受多種因素影響。首先是國內的消費物價指數(據中國統計局資料)去年全年上漲4.8%,創十一年新高,今年首季因雪災而預估物價指數上漲7%。其次是削弱的美元、《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政府停止部份出口退稅的補貼政策、原材料上漲,再加上雪災,都使中國產品成本增加,並不得不將成本轉嫁到出口地區,尤其是與美元掛鈎的地區,比如香港。過去美國通脹壓力,主要來自原油價格,而現在也受到中國產品價格影響,因為中國是提供美國最多廉價商品的國家。

景氣停滯,物價飛騰,世界經濟可能進入滯漲的困境。對於中國和香港來說,潛在的更大危機,是中國產品的成本增加,使中國不再是廉價商品的代名詞,由此而使外資對中國的投入減少。《華盛頓郵報》說,受到成本不斷增加的影響,不少美商已轉向其他國家投資,目前在緬甸投資的美商已明顯增加。對世界經濟的挑戰,還有不斷增加的能源需求和不斷上升的能源價格。據估計,到2030年,全球能源需求將比現在增37%,油價自然也只升不降。另一挑戰,是因應全球氣候變遷,國際間嚴格要求節能、減碳的生產過程,也拖住經濟增長的後腿。有着這麼多不確定因素,鼠年經濟確實不易樂觀。在世界經濟充滿不確定的08年,較可看高一線的也許是台灣。因為台灣經濟的根基良好,過去的問題是政治拖累經濟,意識形態窒礙了兩岸經貿往來管道,但這種情勢,在三月總統大選後應可獲紓解。兩位總統參選人馬英九、謝長廷,對兩岸經貿的政見,都較陳水扁政府大幅放寬。因此大選後,可望在台商投資大陸上限、兩岸直航、陸資來台等方面,都會趨向寬鬆。儘管台灣也無法擺脫全球經濟的大局,但小局的突破,亦可望較去年為好。

(更正:昨日《蘋論》提及「她(阿嬌)出席由大衞城文化中心主辦的『貞潔校園開學禮』」,據讀者張先生電郵指出,鍾欣桐並無出席上述活動。)

參考文字:
<蘋論︰淫 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
蘋果日報 2008-02-12


武評:與曹捷一樣﹐老屈、誹謗、不負責任﹐是文化打手無法逃避的宿命。

20080129

20080128

愛鬥大筆記



1:石琪評此片﹐可題「愛鬥傻」或「愛鬥蠢」。

2:取景地經常是土瓜灣:渺無人煙的晨運客公園、掛住籠雀的麻雀館、「馬頭圍大廈」低設防天台等等。

3:戲中人皆將「光酥餅」讀成「肛酥餅」。

4:《愛鬥大》提示了新新人類的「愛比死更冷」:自己的醜態與隱私﹐被最親近的人拍下﹐然後放上youtube。它妙在與youtube的「扮真性」、「老作性」、「昆人性」﹐又出奇吻合。(手機的確是新世代的手鎗﹐他們最擅長暗算和落藥)

5:夢想在大銀幕瀏覽動漫Maggie「波罅」的動漫一族﹐也無謂谷精上腦了:「冇o野睇架﹐發夢冇咁早」。(但編導不會放過Maggie﹐所有春光乍洩的片段﹐都會放到DVD裡發售)

6:與去年OL界擁戴的《十分愛》一樣﹐全片充斥出賣暗鬥﹐互相陷害的歇斯底里﹐愛情友情皆不可信。

7:有傻仔叫罵「正如所有的home video 都不是電影,xxx片也不配稱作電影」﹐以為罵人針針見血﹐其實不知人間何世﹐ --- 哥哥仔呵﹐新新人類根本不是要看「電影」。

8:末了Race突然出場﹐看來已過了時﹐像上一世代的人了﹐但她不過廿幾歲而已。

9:最讓我吃驚的﹐是結局演絕症病人的Race面部大特寫。除了聲淚俱下﹐鼻水一把﹐她無懼低清鏡頭﹐全沒想過抹去從嘴角流到下巴的口水跡。要拍這樣的電影﹐戲份還是那樣少﹐Race還是沒有放棄﹐她的尊嚴﹐讓人看清了整件事﹐是何其無聊和愚蠢。

20080122

玫瑰

基佬發癲


演員之死

讀了這篇悼文﹐的確感覺可悲﹐Brad Renfro固然死得孤清﹐這位一片好心﹐自稱「曾頗長時間記住過他的名字」的作者﹐除了感傷和胡扯﹐根本無乜好講。撇開東抄西扯、雜七雜八的套語:「我被他那雙成熟和充滿哀傷的眼睛所打動。」「他那時只十歲,試鏡時間本來只預算十五分鐘,結果卻試足了一個小時。」(說真的﹐這些煞有介事的譯文﹐真有一點孌童癖的味道)。作者只是稱讚Renfro「英俊」﹐認同他是畢比特和羅拔烈福的混合體﹐命途多舛﹐讓人心有「戚戚然」之類。是這位推崇「古典主義」的作者無話可說嗎?他還訴諸「一些網友」﹐將死者比附到橫死街頭的River Phoenix(「在他們身上,天妒英才這四個字找到了它們最合適的歸宿」)﹐這套老調﹐敢情是老一脫特區基佬文化界﹐最樂此不疲的傷風悲秋了。而這好勇鬥狠的作者﹐即使置身於深深的傷痛之中﹐也不會忘記趁機抽水﹐棒打劣民幾棍(「畢竟...這個不講求修養的時代」)。

讓我化成小Renfro的幽魂﹐讀了此人文字﹐進入了「角色」的我﹐大概不會覺得欣慰﹐因為:一、作者大鑼大鼓以「演員之死」為題﹐卻並未講明我底演員風格與價值;二、不管River Phoenix算「現代主義」還是「達達主義」﹐皆與「古典主義」的我無關﹐不管My Own Private Idaho「傳世」不「傳世」﹐我都不要與他扯上關係(再者﹐我相信Ghost World可以傳世。立此存照。);三、我最憎基佬﹐停止抽水和巢我。

20080104

Thank you for the music



蔡明亮大罵荷里活片Ocean's Thirteen﹐說戲裡中國人講中文﹐老外全能聽懂﹐反之亦然﹐是將觀眾看成傻瓜﹐而觀眾本來就自願當傻瓜云云。看了卡通《我在伊朗長大》﹐我就想戲裡那些伊朗男女﹐不分長幼都講流利法文﹐聲線比Catherine Deneuve﹐Anouk Aimee更好聽﹐是歷史事實如此﹐還是編導一樣將觀眾看成白癡呢。這說不定就是卡通片的好處﹐人物都是啞巴﹐像吳君如的《金雞》張大嘴巴﹐誰管你fill in the blanks的﹐是俄文泰文還是埃及文呢。聽說《我在伊朗長大》大受歡迎﹐勢必問鼎Oscar﹐說不定要再接再厲﹐拍成有血有肉的真人電影﹐那我不能不替編導擔憂﹐到底應該找法國人以特技偽裝成伊朗人﹐找伊朗人演說法語的伊朗人(惡補法語需時三年)﹐還是不管嘴型對不對﹐只管將法文塞進那面白如紙的角色嘴巴裡?又﹐假如有天伊朗重光﹐電檢門戶大開﹐惠准《我在伊朗長大》卡通不經刪剪衣錦還鄉﹐編導會叫伊朗觀眾看康城得獎版本﹐原汁原味聽法語看波斯文字幕﹐還是索性全新配音dts 2.1波斯文聲道﹐順道加配法德俄韓日中泰印字幕全球發行blu-ray版director's cut呢。要解決這林林總總的問題﹐實在一點難度沒有﹐而我對這部根本是反政治的電影﹐一直看不出它底好處。更何況﹐我很喜歡ABBA﹐並不覺得低能 - thank you for the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