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0

東邪又西毒


Wong Kar-wai Part I Part II Part III
Christopher Doyle Part I Part II
Charlie Yeung
Carina Lau
Tony Leung
Making of Documentary Part I Part II

20090119

你留我就走



浪漫重慶大廈
羅維明 信報 2009-01-16

是有人會跟着電影去旅行。《重慶森林》時是重慶大廈,《海角七號》時是懇丁。懇丁當然應該去,陽光海水與沙灘,隨便那一樣都吸引。我有女子朋友上個月去了一趟,短短三日,還帶回了愛情。於是我到處免費宣傳,告訴等待愛情的港女朋友:那沙灘,大概擠滿了會彈結他的長髮男人,見到單身女子迎著日落吹風,就會過來搭訕說:「要不你留下,不然我就跟你走。」  

相信有好幾個已經偷偷訂了機票。而我,大概要等好一段日子才敢起行,因為怕人笑我喜歡那部片。唉,真是很久沒看過那麼難看的電影了。我一直搞不懂結他男幹嘛那麼憤怒,又真沒見過那麼暴躁的日本妹。雖然我認識的幾個都快人快事剛毅勇敢,其中一個還帶我去見識重慶大廈。

重慶大廈是地標,不必電影帶路,自己的少年記憶都親切。那年代冷暖青春,我十四歲,她十二歲,《兩小無猜》般,我們去過重慶大廈的 P 場跳舞。那時候,Disco 還未流行,臨時租場開 P 就到處。由私人屋企到空置商住樓、學校都租得到。玩呀玩,就由熟人主辦的玩到三唔識七的,完全聞風而至,不畏三教九流,因為天真無限量。直到某次來到灣仔駱克道一個 P 場樓下,發覺警察比我們先到,搜出許多鐵枝刀棍,真有點 Rolling Stones 的 Altamont Free Concert 死人事件先聲,標誌着一個純真年代的結束,也中止了我們的到處舞。至於重慶大廈的 P場,其實是三樓一家西餐廳的周六下午定期節目,正經餐廳主辦,以為可以放心,但兩個人還未坐定,就有人來請她跳舞,真是不給面子,存心剃你眼眉,我錯愕了一秒,她以為我同意就站起來跟他到舞池,我想想不對,連忙跟過去,張國榮一樣在舞池邊把她拉回來,擠到人群間跳了一隻舞就匆匆離開,因為那小子一直斜瞟着我。一路下樓梯過店舖,我都準備好林青霞一樣血肉長城,殺出重慶森林。

但重慶大廈的森林危險只是想像。後來幾十年,那都是我吃印度菜的首選地方。不光是菜式味道,還有環境氣氛。每次來到都幻想去了印度,可以神遊。不過講到要深入不毛,發現更驚奇的地方,卻還是靠住在那兒賓館的一個日本女子。

喜歡重慶大廈和喜歡懇丁是兩碼子事。不需電影,懇丁仍是勝地,沒有《森林》,大廈不會是景點。而有人跟着電影去旅行,做了電影做過的事。有人比電影走遠點,走到電影映不到的地方。

我說的是重慶大廈的天台。是她,我才知道那是看過年煙花的好地方。

她帶我上天台像要走秘密通道。電梯去到頂樓,還要徒步走到最高,前無去路時,樓頂就有個逃生井口,洞壁鑲了鐵枝作樓梯,我們要《Die Hard》一樣爬上去,從洞口出來,就見到弧形大銀幕的廣闊天地。那時候,有雲、有海、有風、有紅酒、有音樂。黃昏徐徐而來,繁亂的重慶大廈變了浪漫懇丁。那年煙花因此特別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