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3

與心魔同行 #1



上星期到信報論壇﹐發現阿武君條契弟又發癲﹐不外乎捉人字蚤之類﹐非常無聊。日前看那個西九論壇﹐想不到真是有人將佢的狗up當真﹐將廣告裡的錯字改正o咼。阿武君e條冇大志的粉腸知道﹐想必歡喜得緊﹐以為搞左乜野好「痕」的搞作﹐發揮左佢的「影響力」﹐要剪落黎過膠添﹐好心你條粉皮收啦﹐生下性﹐咪咁頹﹐做的有用的既野啦﹐咁鍾意改人錯字﹐轉型去教院改張炳良o的memo丫笨。

20090310

20090302

奧斯卡賓治


特區小報叫法國凱撒獎為「法國奧斯卡」﹐日本藍絲帶獎為「日本奧斯卡」﹐韓國青龍獎為「韓國奧斯卡」。幹嗎文俊不像偉大的張鶴友﹐倡議統一電影金像獎、金紫荊獎、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合稱香港奧斯卡?
有所不知了﹐英國泰悟士報、美國扭約時報、日本毒賣新聞﹐早就將香港電影金像獎為「香港奧斯卡」、金紫荊獎為「香港金球獎」、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為「香港獨立精神獎」了。而香港國際電影節也會易名「香港康城國際電影節」﹐向世界出發。

※        ※           ※

Slumdog Millionaire 橫掃奧斯卡﹐奪多項大獎﹐特區不少盲毛看了﹐都說影片激勵人心﹐矢志自力更生﹐無懼金融海潚﹐坦然接受財政預算報告﹐叫社民連三子去食屎云云。
這樣的行貨﹐不止世界通行﹐還名成雙收﹐影片最能激勵的﹐更應該是編導和投資公司。荷里活先到錦鏽中華(臥虎藏龍)攻城﹐再到印度古國掠地﹐就更能溫暖和滋潤了千萬個投資銀行經紀了。

※        ※           ※

大陸盜版將Revolutionary Road 直譯「革命之路」﹐風格偏左;香港正版則譯浮生路﹐「風格偏右」。
主事者恐怕過慮了﹐特區浮生的狗男狗女﹐鐵達尼上﹐那會大煞風景﹐想到毛語錄﹐想到「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活動」呢。


※        ※           ※

Revolutionary Road 甚少提名﹐同樣改編費滋傑羅小說﹐奇幻逆緣提名十幾頁﹐有人覺得不值﹐指因為浮生路片摧毀了美國夢﹐所以不被接受云云。
不要忘記﹐這是奧巴馬的時代﹐他叫的口號是Change﹐不是launch a revolution ﹐假如浮生路獲18項提名﹐還一不留神扑中最佳電影﹐全世界的影評人﹐一個唔覺意誤會有人改弦易轍﹐想和黑人總統抬摃﹐就滿地人頭了。


※        ※           ※

Tracy Chapman:總統先生﹐點解你就職時﹐請馬友友﹐唔請馬櫻九﹐唔請我唱Talkin bout a revolution丫?
奧爸馬:都未嘗不可架﹐不過你change 左o的歌詞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