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6

陳雲談抗爭

7月1日22萬市民上街抗議﹐特區政府暫時收回替補機制後﹐陳雲跟陳偉業作一對談。陳雲先從歐洲人民抗爭經驗談起﹐反省港人與殖民政府討價還價的歷史﹐續談香港民間要發展主體意識﹐到九七前後香港本土、殖民政府、中共三方權力關係轉變﹐最後陳雲再具體詳談未來民眾與中共抗爭﹐應採用何種手法和策略。陳雲強調﹐香港人不能再將一國兩制視為中共恩賜﹐2046也不是時間的終結。港人與中共抗爭既正義復合理﹐反抗到底﹐港人就能獲得解放。

以下是談話的撮寫版本:

抗爭新方向, 如何闖出一片天
陳偉業、陳雲
2011-07-08


業:陳雲老師八十年代赴德國讀博士﹐還是讀文科﹐港人間很少見。

雲:當時懷著追尋古典教育傳統的抱負﹐不去德國﹐就去法國﹐前者較易申請獎學金﹐便去了德國。 花了五個月學德文﹐發現只要專心一致﹐只花半年﹐效果與旁人讀六年相若。自己原來讀語言學﹐掌握外文不難。

業:德國的文化、哲學理論傳統都很強。

雲:德國人崇尚徹底思考﹐治學從最根本處出發﹐掌握問題更深入﹐加上大學不設年期限制﹐六年七年讀一學位﹐每學期只修一科亦無妨。當年學術圈尚無窮追新理論﹐強逼教授於學刊發表論文的壓力﹐學者風格閑散、生活悠閒﹐只專注研究個人學問。每次上課演講﹐學者就會回溯理論根底﹐將學問自頂至踵演練一遍﹐從希臘羅馬的源頭起﹐一直將學問導引﹐是很珍貴的學術史講述﹐不像香港﹐東抄西襲即成。

業:我在加拿大讀哲學﹐教授只講康德《純粹理性批判》一本書﹐花了一年時間。

雲:已算教得很快了。

業:那幾年對老師的政治理解有影響嗎?

雲:影響很大。當時住哥廷根一個小鎮﹐當地有州政府選舉、地方選舉、聯邦政府選舉﹐宣傳活動極多﹐政黨生態健全﹐從極右、溫和右派到極端左派﹐一應俱全﹐制度保護弱勢政黨﹐各有政策觀念﹐學生自然傾向綠黨之類。自己是外來人﹐無權投票﹐但每次選舉皆看到政治辯論﹐演說詳備﹐議員專業﹐看到德國人政治演說技巧、培養政治家的經驗﹐得益不少。九三至九四年我亦參與當地推廣中國民主運動的工作﹐包括保護歐洲中國難民的權益等等。

每個月圖書館都提供德國內政部的最新政治匯報﹐將各黨派意見匯合﹐態度中立﹐非常難得﹐與香港完全不同﹐是很好的政治教育。



香港人未有本土意識

業:香港政黨的政策思考很模糊。

雲:各政黨皆無執政準備﹐每次都是權宜行事﹐揣摩選民意見、政治利益﹐然後計算一番﹐每次政黨立場都可有巨大轉變﹐從無為信念堅持的意志。

業:香港所謂本土政治運動﹐保釣、88直選也好﹐轉眼二十年﹐都由少數人帶領﹐呼籲市民參與﹐但很快就煙消雲散。

雲:那是議題帶動的模式。香港政黨應該走集合群眾﹐向建制施壓的路線﹐最終目標是參政和執政﹐至少要成就一個極大的反對黨。香港人並無如此意識﹐只是反抗制度不平﹐然後將執行權交還政府﹐於是淪為壓力團體﹐以政府為行政代理﹐甚至政治代理﹐七折八扣﹐即使有收成﹐最終只會帶來無窮盡的挫折感。

追源溯始﹐香港人沒有本土意識。現代國家的建立﹐需要民主政黨,也需要國家意識、本土意識推動。香港民主運動找不到最終目的﹐群眾看不到前景。運動的目的﹐是想要自治的香港?想要雙普選?建立一個香港人管治香港的地方?運動追求的原始目標﹐很快就被背棄﹐再被共黨扭曲﹐政黨只會不斷妥協﹐令運動的元氣散渙﹐變為個別零散的鬥爭﹐並非表現民眾意志的鬥爭﹐最終只會失敗。民眾運動的根本﹐是熱血。

業:為什麼香港帶領運動的人﹐那麼容易妥協?

雲:唯一解釋﹐是領導的人沒有主權意識、主體意識。英殖時期﹐港人將殖民政府視為代理人﹐英國人總能將難題處理得冠冕堂皇﹐最終給民眾一點權益﹐例如公屋、福利、ICAC等等 。主權回歸中共後﹐代理人與港人角色就起衝突﹐港府是高壓政府﹐並不代表港人的本土利益﹐所以九七後﹐一直沿用的方式就失效﹐例如高官會高談闊論﹐鼓勵窮人北上﹐讓內地富人來港。港府行事﹐並非以本土利益先行﹐不再符合地方政府行事原則。

今次港府要強行通過替補機制﹐明顯違反正義和法理﹐政府無需與民眾商議﹐議會有票就要通過。民眾無法與之妥協﹐因為政府不會與民眾妥協﹐港人要與之抗衡﹐必需抗爭到底﹐最終追求的﹐是香港的主權意識。

業:香港各政黨七八十年代就開始扎根﹐參與社運﹐卻沒有多少主權意識。

雲:殖民地政府反而承認香港主權意識﹐英國人一直抗拒被中共影響﹐便讓香港制度風俗一沿舊制。面對社會思潮改易﹐例如有學人推廣中文運動、保護艇戶利益事件等等﹐只要殖民政府認為合乎社會利益﹐代表進步力量便會推行。除了反貪污捉葛柏要付出少許代價﹐斯時民眾抗爭很容易成功﹐香港便形成無需堅持、流血、犧牲的習慣﹐社運變了官民合作﹐民眾以壓力推動﹐政府順應民情改革﹐於是香港便逐漸成了沒有反抗論述的城市。



耳聞目睹外國抗爭經驗

業:二十年來香港政黨一直沒有群眾組織的觀念。

雲:一千人抗爭不成﹐下次便要率領一萬人﹐政黨沒有擴大基礎鬥爭的觀念。香港政黨從前以英殖民政府為代理﹐政黨便自以為代理香港民意﹐於是乎﹐便無需讓民眾參與抗爭。政黨不過是民眾「代表」﹐卻夜郎自大﹐以為自己是「代理」。

業:即殖民地時代的「買辦」。

雲:德國社會要向政府傳達溫和要求﹐如增加泊車位之類﹐民眾會在議會開會前示威。訴求比較激烈的﹐例如反對美國布殊總統入侵伊拉克﹐示威者會穿著巴勒斯坦人的格仔布﹐一開始就與執法者推撞﹐警方就放催淚彈﹐廣場上雙方大戰一場。另一方面﹐部分市民截停運往法蘭克福軍事基地物資﹐學生將行李鐵車推落火車路軌﹐交通阻塞半天﹐群眾拍掌叫好。那是社會民主黨的行動﹐由左翼學生帶領﹐警方很少會拘捕群眾。

業:政黨行使這些激烈手段﹐背後理念為何?

雲:是不妥協﹐不合作﹐抗爭到底﹐即使明知失敗﹐NATO已答允援兵﹐無法阻止﹐還是要激烈對抗。最近日本福島發生核電事故﹐德國決定將全面停用核電廠﹐過去以為不可能成功的空中樓閣﹐在某種社會氣氛﹐一下子夢想成真。極少數人持續不斷抗爭﹐就會成功。沒有過去二三十年反核運動的耕耘﹐今日德國政府不會有全面的反省和檢討。不論議題大小﹐政治團體找到合適的政治論述﹐就要不妥協地堅持﹐這是我在歐洲觀察到的抗爭成功經驗。長期鬥爭﹐無需理會短時間的失敗﹐一般群眾能否理解﹐本來就無關宏旨。

業:這種不合作運動﹐過去一百年很常見﹐如甘地、南非﹐證明是成功的。

雲:統治階層最終會反省﹐總不能濫捕濫打﹐社會損耗太巨﹐不如由政府先行一步。

業:抗爭背後的理念﹐是不合作能直接影響經濟利益﹐譬如塞車兩小時﹐損失就很鉅大。

雲:在法國示威者堵塞交通﹐政府會受壓力﹐給民眾餘暇﹐是思想解放的機會﹐民眾要思考抗爭者所為何事。塞車一小時﹐民眾會反感﹐塞車六小時﹐民眾會反思抗爭者追求的是什麼﹐訴求是否合理﹐那是社會思想革新的時期。那一刻﹐可能只有少數人同情理解﹐再過一段時間﹐情況可能會有改變。這種阻截狀態﹐是現代社會革新間珍貴的空間﹐停工半日﹐民眾會思想﹐營營役役所為何事﹐口袋裡的錢不多﹐到底被誰奪去。堵路表面是反生產力﹐其實不能簡化為社會消耗﹐反而最終能令生產力飛躍。自由不是維持現況﹐是要放慢速度﹐然後思想。



本土意識與中共呈對立關係

業:為什麼香港沒有抗爭運動?

雲:八十年代後期開始主權移交﹐本土與殖民者的對立關係﹐變成本土、殖民者與中國主權的三方關係﹐而中共的角色是極為曖昧的。香港原來是無權者與有權者的對抗﹐主權交回中國﹐就無法分辨香港與中國利益之間的分際。香港人左思右想﹐只想從中共處得到利益﹐香港只是謀生之地﹐不適宜剌激北京政府。另一方面﹐香

港民主飛躍進步﹐會影響內地政治演進﹐斯時中共無法應付社會需求﹐動盪不安﹐就會直接影響香港。於是香港的本土利益和中國大陸的利益﹐本土民主和中國大陸的民主﹐就產生衝突。從前香港人以滿腔熱血的中國意識﹐與殖民政府抗衡;回歸後漸漸失效﹐香港以本土意識、本土利益和中共討價還價﹐反而製造了很多麻煩。例如政改時民主黨悍然投共﹐就是在與中共政治交易期間﹐未弄清本土民主與中國大陸民主接軌的方式﹐誤會投共合乎當下利益計算。殊不知﹐香港除了沒有國防權和外交權﹐本來就要全權維護本土利益。

以歐洲政治理論言﹐殖民者是政治代理﹐香港政黨與之交涉三四十年﹐互相推讓後﹐習染了代理人的性格。新冒起的本土政黨﹐與從港同盟過渡而成的民主黨﹐心態已大不相同。但政治買辦佔據議席後﹐像萬年議員﹐拒絕讓新生代演繹本土意識。買辦留戀代理人意識﹐甚至大中國意識﹐以為與中國接軌﹐就要主動犧牲奉獻香港的權益。

業:本土意識與中國大陸拉上關係時﹐勢力懸殊﹐發展很難不受阻礙。

雲:七百萬對十三億﹐看似懸殊﹐但從政治抗爭而論﹐少數有意識、有組織的民眾﹐對抗十三億鬆散、由共黨代理甚至壟斷政治力量的多數﹐未嘗沒有勝機。香港面對的不是十三億人﹐而是中共﹐游說和交涉間獲勝的﹐往往是團結和激烈的critical minority。只要有一百萬人激進地要求本土意識﹐中共要保全香港﹐就會妥協。共黨以中央政治局幾十人控制十三億人﹐因為利益集中﹐手段殘酷﹐鬥爭手段從來相似﹐共黨的手法﹐與香港人應採取的激烈抗爭﹐本質沒有分別。

香港無需流血抗爭﹐金融社會亟需秩序﹐極端脆弱﹐只要數萬人離開政府總部﹐到閙市聚集﹐寸土不移﹐股市就會波動﹐國際傳媒就會雲集。原來香港就有的一國兩制﹐不爭就沒了。

業:像美國黑人運動﹐有和平的馬丁路德金﹐也有激進的Malcolm X並存。

雲:不合作抗爭是將理念帶出﹐要採用和平還是激進路線﹐政府無法左右。

業:香港人推崇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往從來沒人以激進政治路線﹐剌激統治階層。

雲:殖民政府要成功對抗中共﹐必需照顧本土利益﹐才符合冷戰要求。九七後就不然﹐民眾沒了殖民者保護﹐只能爭到底﹐震懾政府。香港政治抗爭習性未改﹐以為能以動員上街人數左右大局﹐但政府不為所動﹐又莫之奈何呢? 例如市民與其各自買樓﹐每人要花四十年光陰﹐換一個方式﹐只要集合一萬人﹐集體向政府激烈抗爭一年﹐要求復建居屋、銀行放寬限制之類﹐就能以較低的代價﹐從地產商處奪回無辜花去的四十年青春。香港只要有一萬人﹐不停衝擊﹐就能達到﹐民眾要學會聰明。



解放思想到抗爭之路

業:七一後香港抗爭何去何從?七百萬人好像默許被小圈子統治。

雲:即使人民衝出來﹐還是順應團體呼籲﹐也只是帶一雙腿遊行﹐不是主動昂首﹐仰天長嘯。

業:香港這兩年多了八十後青年運動﹐現時的政治氣候下﹐如何發展本土民主運動策略﹐才能逼使香港甚至中共回應?

雲:手段要昇級﹐昇到不妥協的程度。市民要改變心態﹐停止將一國兩制視為中共恩賜。一國兩制不過延續香港殖民地時代非常自主的生活方式﹐還有雙普選﹐那是香港原來應有的法定權利﹐不是中共賜予﹐亦不該以五十年為限﹐只要證明行之有效﹐五十年後要繼續實行。只要港人能排拒這類疑惑﹐就能否定認命的失敗主義。像九七回歸時﹐一般人以為是大陸收回香港﹐其實應是英國將香港交給大陸﹐中共不一定是香港的合法代理政府。只要港人調整心態﹐就會知道與中共抗爭是正義和合理的﹐就能反抗到底﹐不妥協到底﹐從無效的和平散去方式獲得解放。政府控制主流傳媒﹐看準人民行動不會昇級﹐只要人民認命﹐港府和中共就會一直施暴。例如替補機制﹐港人抗爭到底﹐連律師公會如此保守的團體亦一再反對﹐要靜坐、長期靜坐、甚至堵塞馬路。

業:香港群眾有這種信念和準備嗎?他們有被拘捕的準備嗎?

雲:這需要政治討論﹐形成共識﹐建立正義的基礎﹐維護一國兩制和雙普選﹐以至本土利益。另一方面﹐港人不能高估中共﹐中共對香港有很多顧忌﹐只要市民反彈夠強﹐中共就會退縮﹐只要民眾了解對方底牌﹐就能增加自信﹐即使被捕﹐很快會被釋放﹐警察有警棍、催淚彈﹐皆備而不用﹐甚至不敢帶鎗﹐傳媒說禿鷹很兇﹐會大舉拘捕、毆打示威者﹐但他的武器﹐百無一用。

業:不過是紙老虎。

雲:以前示威人少﹐就會逐一被控襲警﹐現在被捕示威者甚至棄保﹐警察也無法可施。

業:接下來的抗爭昇級﹐政府和中共會如何回應?

雲:會策略性退讓﹐不可能在香港開鎗鎮壓﹐中共需要在香港集資﹐並支持內地債務。

業:外國抗爭總有理論帶領﹐香港有這種基礎嗎?

雲:理論可以很簡單﹐例如:我要生活在真理裡面﹐我不要被騙﹐我不要說謊﹐就能鼓勵民眾抗爭。我在facebook一直推動「香港自治運動」﹐不怕被罵港獨﹐與中共鬥爭之類。不用高舉「次主權」這些觀念﹐香港法定的自主權力﹐比美國州政府更大。例如教育是香港內政﹐統戰部長來港說三道四﹐香港教育局長應手持基本法嚴正反駁:那是香港內政﹐與你無關。這種嚴正抵抗的心態何來? 香港政府不是執政黨組成﹐意志來自民眾﹐只要民眾有覺悟﹐政府就會相應醒覺。例如十二五規劃﹐地方政府要與中央政府討價還價﹐爭取利益﹐香港高官的自主意識﹐甚至不如內地省市﹐更遑論依靠他們保護一國兩制。我們需要大型的政治教育。

業:港府不過是買辦心態﹐明買明賣。

雲:官員不過是討好北京﹐香港利益其次﹐並非立足香港與中共抗爭。我常說「香港以外別無故鄉」﹐別以為鼓吹移民﹐就萬事皆成﹐香港是我們的﹐無力抗爭也要繼續。力量會凝聚﹐無人可以阻撓﹐運動會一直向前勇闖。

業:如何將反替補機制改變為本土意識?

雲:很簡單﹐替補機制是北京提出的議程﹐他們要防止變相公投﹐因為公投顯示原住民的本土意識﹐公投也可以阻止廿三條等國安法立法。香港政府是中共的代理人﹐這次衝突﹐象徵本土法定利益與北京極權利益的對抗﹐機制被強行通過﹐會給香港帶來巨大的挫折感。條例明明不合憲﹐也不合香港法理選舉傳統﹐被強行通過﹐以後政府何能以公義與人民對話?民眾像胸口被捅了一刀﹐那是本土政治傳統﹐與內地大陸極權的對抗。我們要保護原屬香港本土價值的所有部份﹐港人未有雙普選﹐在法理上言補選是合情合理的﹐不容剝奪。而變相公投彰顯本土民眾意向﹐對特定議題的全民投票﹐遇重大爭議﹐如中港矛盾要抉擇的時候﹐我們要保留這機制。替補機制在踐踏本土政治意願。

業:行動策略上有何出路?

雲:行動可以變得零散﹐不一定要走往極端恐怖主義。任何香港官員出現公眾場合﹐群眾就去堵塞﹐例如國際會議﹐各國政要雲集﹐幾千人強闖﹐保安無法阻止﹐政府就無法統治下去。一千人排隊堵塞中環地鐵閘​口﹐聲稱八達通壞了﹐誰都奈何不了誰。無需領袖領導﹐任何人有知識有信念﹐都可以自發﹐只要運動能觸及人民的靈性和價值﹐就能成功。

詳情請看原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UJ4XnzaU4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jNP5B6sh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KFJniosrcU

20110720

派遣員第九


這場戲﹐小弟反覆看了幾次﹐還是覺得坂谷由夏做得好﹐簡直鶴立雞群﹐其他人不過係亂做。節奏又好﹐有豐富的details﹐呢種神經質﹐巴屎閉﹐句句有骨的OL﹐她是最好的﹐佢是我的新偶像。螢之光佢又係做OL﹐又唔同做法個bor。

坂谷fan屎(假如有的話)必看﹐係流れ星﹐一套好低調地變態的日劇。好難得佢係用正劇演法﹐戲份好少﹐但有很多少候﹐佢演到一種人際間最深切的無奈出來﹐我爭的睇到喊呀。


呢場戲的問題﹐養過狗的人就知道了﹐隻汪汪想殊殊或便便(00:54)﹐主角淨係擺Chok樣﹐唔畀佢疴﹐跟住佢又狂叫﹐sorry﹐完全係唔連戲。

20110719

似是有緣人

看了派遣員的品格第7集﹐小弟發現第一場戲﹐是「抄」庶務二課的:



派遣員的好處﹐係抄得來﹐有出人意表的角度:將百人一首轉化為公司咭片﹐然後篠原涼子詐輸﹐重要高章到只輸一張﹐保全部長顏面﹐是派遣員可悲的生存之道。

僅從此點言﹐庶務二課係實牙實齒玩勵志﹐層次明顯不及。

還是那句﹐抄襲不抄襲﹐除了提供話題﹐讓占飛打打飛機﹐八婆噴噴口水﹐其實無關宏旨﹐只要作品精神飽滿﹐主人公昂首闊步﹐信手拈來即成文章﹐出於藍而勝於藍﹐你吹得我張咩﹐搵李志喜告我丫笨。

由此觀之﹐TVB那班廢柴﹐其實無須自慚形穢﹐抄咪抄羅﹐我係咁架啦﹐晚晚幾百萬人睇丫﹐狂炒濫炒﹐才是真創意﹐吹咩。

我建議陳志雲除了上庭﹐晚晚劇集八點半放完﹐不如叫王喜搞個翻外篇﹐將每集從外國劇集抄下來的情節﹐完美剪輯(例如最近信報有人指某劇抄12怒漢喎)﹐方健儀報完晚間新聞後﹐就搵陶傑作重點賞評﹐原作新品互為對照﹐再放上youtube﹐編導談談創作思路﹐3D高科技詳解拍攝手法﹐提供情報﹐何處bt最新日劇最係安全之類﹐歡迎觀眾facebook互動提供橋段以供抄襲﹐出roller時﹐用10秒悼念薛尼盧密﹐回歸影史﹐對啟發民智﹐增強media literacy﹐功德無量。

更高的創意﹐是搞超級巨星劇集版﹐取同一外國劇集某一場戲(如神探伽里略之類)作藍本﹐要TVB旗下編導﹐依樣各拍一條短片﹐同中有異﹐異中又要有同﹐禮聘家明、四維出世、鄧小樺之類評審﹐學術與理論齊飛﹐爛佬共潑婦一色﹐互相PK﹐一決高下﹐末了再廣開言路﹐廣邀街外騎呢80後90後踢館打擂台﹐繁花盛放﹐我愛香港﹐好過看生命樹導賞呢。

20110713

香港有得救


《生命樹》小弟未看﹐評介則略看了一些﹐發現有一現象﹐很多相關文字﹐見解談不上﹐就好鍾意談週邊現象﹐今天讀了這些﹐特別覺得可笑:

......有部分影評人以開始部分看不明為藉口給予評分,現在香港的文字界,尤其幾分高銷量的報紙和周刊用衰格、刻薄、拜高踩低的方式表述娛樂新聞,而且開始在社會新聞內應用,在一些「動新聞」的描述中,那些帶懶音的男女以接近蠱惑仔的語調講新聞,最惡頂是他們背後那副沾沾自喜的醒目仔心態,我怎知道?我感受得到呀,主觀?十分主觀。

我們主流社會的敘事方式邏輯,決定了《生命樹》被人以「開頭好似國家地理頻道」來作評論,我只可以說國家地理頻道中最低收視的節目,其水平和觀眾量都比香港主流影視、報刊媒體高千倍。

......

這電影在5 年、10 年後都會令觀眾有不一樣的感受,幸好知道票房不錯,原來香港的觀眾水平頗高,水平低只是某些傳媒而已。

香港有得救。

《生命樹》重回愛的懷抱 明報
張堅庭


作者指《生命樹》票房不錯﹐就代表香港觀眾水平頗高﹐則Abbas《似是有緣人》票房不濟﹐又是否代表香港觀眾水平頗低? 一部電影票房高低﹐尤其那是一部疑似藝術電影﹐典能同觀眾水平掛勾? 共匪拍的《建黨偉業》﹐至少在大陸地區﹐票房很好﹐則共匪治下的觀眾﹐水平是高是低?

「水平低只是某些傳媒而已」﹐問題係這些「水平低」的「傳媒」﹐觀眾好多﹐讀者好多﹐大眾又好鍾意睇喎﹐生命樹我當你有1000人睇過﹐一半覺得好﹐也不過是500人﹐典能推論說香港觀眾(不是那些自稱識看生命樹的觀眾)水平頗高,某些傳媒水平很低?

因為一部藝術片票房不錯(在同類電影範疇而言)﹐結語就是「香港有得救」﹐同「香港一定得」相似﹐不知所云﹐更如夢魘。

兩個字﹐反智。

靜坐與擲石



這夜,我扮示威者

一篇重要的文字﹐應有解魅或解惑﹐挑戰定見的效果﹐此文可能做得到。

例如最明顯的﹐不少人指71社民連「暴走」中環云云﹐文中說『朋友看電視新聞,跟我說有「社民連一批人」在皇后大道中堵路,我在現場聽到挺愕然。』﹐作者再次提醒我們﹐真相愈辯愈模糊﹐拒絕參與﹐道聽塗說﹐無法看見真象﹐「雖然見到長毛、陶君行的身影,但他們沒有擔當任何領導角色,堵路者其實以八十、九十後青年為主」。

這也是兩組示威者的分別﹐一組以偶像崇拜為主﹐另一組則是散點透視(小弟一直在現場﹐從沒聽過社民連成員查咪發言)﹐後者其實係有直接行動direct action的影子﹐來去隨意﹐互相爭辯﹐又亂中有序﹐所謂「暴走」(從長江中心疾跑)﹐不是隨興為之的胡搞﹐其實是參與者互相信任﹐Thinking outside the box(脫離靜坐被捕的膜式)﹐並發揮高度創意的成果(突破了推撞、爆粗、被鎖手扣之類窠臼)﹐小弟相信﹐這些青年人的智慧﹐是富有香港特式抗爭 (在靜坐與擲石間遊走) 的一條出路。這種行為本身﹐已解答了作者的問題了:「如果連堵路都變成一種形式、常態、例牌的演出,抗爭者以後還應如何去爭取?」(當然永遠沒有model answer﹐也說不定流血之日已不遠)

文章結尾﹐quote了達明一派的歌曲﹐也好震撼﹐本來是cliche﹐但作者給了這首歌新的意義。典解有衝擊﹐首歌本來講遙遠的六四﹐拉遠了距離﹐聽眾永遠處於安全的位置﹐將首歌變了「寓言」(這也解釋了六四晚會典解永遠有10萬人參加)﹐但作者將救火少年﹐逐個逐個離開﹐套了入去示威者堵路的處境﹐假如身在現場﹐就會深有所感﹐那是真實得令人震動的道德選擇。「大眾議論到這三位少年﹐就似在怨﹐用處沒有一點﹐亂說亂說﹐愈說祗有愈遠」﹐國人如是﹐劃時代的經典﹐真實得像日光射目﹐流出口水。

20110712

李敖回憶錄

上聯:紅樓春上春
下聯:癲狗契中契
橫批:李敖笑我
怒喝:白色恐怖﹐かわいいね(抄自藝術公民)


聽說李敖書展來港﹐小弟遂拿書暴曬一番。李氏的書﹐以後我都不會再讀﹐但也不打算丟。

「癲狗」來源考

李敖重未死﹐呢D人全部瓜直﹐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李敖退出江湖﹐賣牛肉麵﹐人民力量條癲狗照做一次﹐面皮不可不謂不厚

當然有些事癲狗唔敢跟﹐例如坐監

閩變叛國

永懷思憶中的李敖:眼角的笑紋、滿嘴英文、頭髮逢鬆、好皺西服。

特區雜誌封面﹐全是波罅﹐文星封面﹐則全是洋人思想家。李敖的問題﹐也好明顯﹐係洋書讀得太少﹐僅限於唬人﹐曾經所向披靡﹐爾後漸見不足﹐所謂不進則退﹐他從標新立異的思想家、行動家﹐漸漸變了尋根問底、閉戶不出的學究﹐終難滿足漸見世面的國人﹐尤其年輕人。他底歷史任務﹐遠在第一次入獄時﹐就終結了。

毋忘在莒﹐共匪必亡

李語堂

告徐復觀﹐政治問題法律解決的先鋒

一錘定音﹐三本天才之作﹐太清新了﹐日前看《仁醫》在醫梅毒﹐想起文化太保談梅毒﹐大時代的turning point﹐南方仁是仁醫﹐李敖是蒙古大夫﹐都有改革開放的大氣魄﹐李敖對改變國人面貌的價值﹐不能抺煞。年輕的李敖﹐永遠年輕。

大學日記

中國罵戰史上的奇書﹐小弟翻看多次﹐充滿激情與創意﹐嘻笑與血淚。特區的罵戰﹐不外乎卡拉OK式﹐打手鎗式﹐例如呂大樂沈旭龜什麼的﹐又例垃圾影評人打擂台揼石仔什麼的﹐同癲狗七一被捕一樣﹐不外乎做戲﹐從來不是玩真的﹐真是何其無聊。

文警論﹐一篇重要的佚文﹐小弟讀書不多﹐仍相信這是中國史上火力最猛烈的文字

20110711

駕籠真太郎

20110707

絕世好男人

看了仁醫第四回﹐小弟又自覺學了一點東西﹐



南方醫生完成手術﹐即刻問個阿太﹐中谷美紀唔駛接客啦下話(01:00)﹐中谷隔離房聽了﹐即私心竊喜;醫生同綾賴はるか去妓院﹐阿太又踢爆﹐最衰係醫生羅﹐尋晚又要早走﹐話要番屋企食炸豆腐喎(08:19)﹐綾賴はるか又好歡喜。

要緊的是﹐呢的資訊﹐唔係南方仁主動透露﹐一係人地講﹐一係就係唔覺意畀的女聽到既。

「無心快語就是真心說話」﹐這是宛瓊丹在《終生大事》跟黃子華說的金句﹐的女就係鐘意這些﹐這就是「真心」了。

真心也好﹐做戲也罷﹐這是溝女基本法﹐將心比心﹐我係女就係鐘意這些。

當然以上對勢利的港女是否適用﹐小弟存疑。

20110704

完全唔危險


際此風雲際會﹐狂小公公的時機﹐睇完第一類型危險﹐完全唔覺危險﹐冇諗過暴動﹐亦冇想過學戲中人去百老匯電影中心掟波羅﹐真係慘情。我唔相信因為我老餅﹐我相信就算我係1822﹐套戲都煽動唔到我。又一個神話的破滅﹐只覺中國人特別偽善和小題大造﹐從國際電影﹐甚至從60年代日本標準言﹐根本毫不激進﹐亦毫無特別。

此片的優點﹐係象徵陳套(鐵絲網、墳場什麼的)﹐但唔怕虐畜﹐鏡頭凌厲﹐拍出效果(針拮老鼠之類)﹐缺點也好明顯﹐係脫離現實﹐有頭冇尾﹐根本不關心社會﹐例子不勝枚舉﹐如阿爸問區瑞強搞乜﹐區冷然答「強姦」﹐片子即接下一場戲﹐作者只想製造效果﹐不關心他家庭的狀況和問題﹐係迴避問題的表現。幾位角色無深度﹐觀眾完全進入唔到佢地「憤怒」的底蘊﹐不過以疑似「激進」行為﹐凶人而已。

片中人的暴力行為﹐是假激進﹐日前示威人士坐於馬路等候被捕﹐是真激進﹐講完。

假如「憤怒」是評論的標準﹐《香港製造》是真的﹐《第一類型危險》是假的﹐講完。

下半部鬼佬出場﹐進入類型片的娛樂層面﹐更係悶到抽筋﹐講完。

我看過Tsui Hark的電影不多﹐但佢的確是個冇野扮有野的導演﹐視野貧乏﹐對社會漠不關心﹐是他的致命傷﹐講完。

Tsui Hark的電影﹐有生之年我都不打算再看﹐講完。

差佬勿虐老


http://news.mingpao.com/20110703/vzd2_print.htm
周日話題﹕七一遊行之政府總部荒誕護樹事件

這十幾年特區逐漸變成高度監控城市﹐護衛和保安無處不在﹐僅次於差佬﹐是最令人厭惡的人種﹐佩服呢位作者的普薩心腸﹐小弟當時係冇既﹐只覺得係奇景。亦唔覺得佢地「護樹」﹐比較似被綁﹐而疑似將佢地「綁」起來﹐不是賊佬﹐竟然是差佬。

小弟要補充兩點﹐

一、唔係淨係顆樹有護衛﹐入去總部個兩行閘﹐都有護衛﹐兩邊各有三、四人﹐人潮來去﹐佢地要棟篤企﹐兩隻手查實個欄。小弟懷疑差佬準備隨時落閘放狗﹐就叫護衛係咁企係個到。為了隨時拉閘﹐竟然可以叫人咁樣查住條柱﹐企係個鼠幾個鐘頭。小弟6點上去見到﹐8點半再上去仍然見到﹐佢地都係同一pose。

二、後來我從右邊往蘭桂坊方向離開﹐睇到政府總部內部﹐有十來二十個護衛﹐好得閑﹐係四、五樓走廊行來行去﹐唔知做乜春﹐有的係停車場﹐好輕鬆﹐以此觀之﹐高如高高在上的狗官﹐賤如判上判的被綁護衛﹐都是有階級性的 ------ 政府和差佬剝削外判護衛公司﹐護衛公司則虐待弱勢護衛(「這批「護樹」的護衛中,至少三人是婦女,其中兩名男性護衛,已是頭髮斑白的老人」)。老野同婦女﹐係被剝削的重災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