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8

Crossroads



窗外吹來一道清風﹐書頁掀起﹐徐嬌遂發奮讀書﹐讓人想到漫畫《叮噹》的弔詭性 --- 假如大雄像徐嬌一樣喪親﹐體驗死亡﹐爾後猛省﹐那叮噹已完成原來的任務﹐可以放心離開。而唯有大雄闔府平安﹐繼續胡混﹐叮噹才需要留在身邊﹐為了叫叮噹不要離去﹐大雄不可能像徐驕一樣﹐立志「做個有用的人」的。過去卅年﹐《叮噹》一直讓讀者處身安全位置(叮噹不會離開﹐大雄不會改變﹐漫畫不會完結)﹐《長7》則以成年人的世故與猜疑﹐點出外星機械人的虛妄﹐一切純屬頑童奇想﹐這樣不自然的早熟(我們都聽過大陸童星試鏡﹐說哭就哭的神乎奇技)﹐強加到一個幾歲孩童的視覺﹐零幻想零倚賴﹐亟亟於上下求索﹐毋寧是超乎尋常的冷血與殘酷。另一部向《叮噹》致敬的電影《追擊8月15》﹐情調與《長7》大相徑庭﹐但結局卻驚人地相似:卅歲的主角鄭中基﹐重返貴族(!)小學上課﹐與如魚得水的徐嬌相反﹐他逃避小學生追打﹐黯然躲進廁所﹐不期重遇女機械人﹐通過設於沖水馬桶的時光機﹐重返老好的玫瑰園。《追擊》、《長7》、《叮噹》都有相同的「結局」:消失了的機械人安然無恙﹐再次出現。《叮噹》帶給讀者的是寬慰(relief)﹐因為作者讓一切都回復「正常」﹐什麼都沒有發生﹐大雄可以安心做個沒用的人;《長7》數以百計機械狗峰擁而來﹐伴隨徐嬌的狂喜﹐清洗了影片的悲哀﹐但觀眾只會感到無法置信﹐不可能從夢中一醒再醒;而《追擊》給人的則是幾分傷心﹐重讀小學「做個有用的人」﹐不見得就能心想事成﹐但《追擊》底子那異乎尋常的怪異(weirdness)﹐卻比朝氣勃勃的《長7》﹐更符合《叮噹》作者畫作裡隱藏著的題旨:未來無法改變﹐一切都是徒然。

20080221

Forget me not



我和羅志華最接近的一瞬(其實是讀了昨天報章﹐才知道他的名字)﹐是十多年前﹐我跑樓梯上青文﹐那個坐在電錶箱下的印巴籍看更﹐突然開口同我講廣東話:「哥哥仔﹐幫我羅上去丫」(而我和他是素無往來的)﹐遞給我一疊信件﹐是寄到青文的﹐郵差委託印巴﹐印巴再委託我 etc。我依指示羅到上樓﹐羅志華又在上網﹐我同佢講﹐我幫個看更羅上黎架(我相信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同佢講話)﹐然後佢接左﹐繼續上網﹐然後我行開﹐咁佢有冇唔該我﹐我就忘記了。「我道謝,在我進進出出這個所謂文化圈的混沌日子裡,無論我帶著什麼身份什麼臉色走進來,你都記得我是誰。你都記得我的中文全名。我在那份報紙做過事你都記得。而我只是一個顧客唄。」讀了這些﹐我真覺得慚愧﹐可謂連「顧客」都不如﹐破冰乏力﹐會是我天性陰鬱﹐又不懂耍太極嗎(學得太晚了)?後來書店變了垃圾崗﹐樓下再不設看更﹐我都有上去﹐但就冇乜胃口幫襯了。也幸好我唔識佢(以及任何人)﹐唔係佢既「巴打」﹐所以佢死得咁霉咁羅﹐我只會諗下﹐早知如此﹐點解唔一早羅佢去「保育」一下呢?當然志華哥死後﹐咁多唔記得同佢拜年的有識之士﹐冇忘記為佢寫文﹐「懺悔」功力比阿嬌深﹐他到底是幸福的。

至於隔離馬國明個檔﹐我承認﹐我的確是親近過那個神話:丘世文lunch time係o係度買書既。咁當然丘君既西裝畢挺﹐專業行政人員打扮﹐與馬君的街坊睡衣﹐街市豬肉佬(點一杯馬天尼)look﹐是兩個極端﹐雖然他們的嗓門一樣好大﹐有種鮑學之士﹐傲慢的氣質。我初初上去時﹐都不禁懷疑﹐馬國明成日踢拖﹐係咪係度訓既呢?門後便係咪佢既睡床?個的歐美學報雜誌什麼的﹐係真係打真軍﹐定係用來展覽的呢?馬國明那裡一大特色﹐相信全世界只至一家﹐係個處唔收錢﹐當然不是代表書免費任羅﹐係佢唔收銀﹐畀錢過青文啦﹐這大抵是高級知識分子的自恃與自許﹐大隱於市乘桴浮於海﹐別讓銅臭污了他的衣角。我係o個鼠買過兩本書﹐一本是奇斯勞斯基自傳﹐另一本是卜戴倫歌詞結集﹐當然那些深奧的文史哲書﹐我是連書名都看不懂的。有次我羅過一本好厚既瞄瞄﹐點知一個唔覺意跌左落地﹐佢地咁巴屎閉﹐我就好騰Q啦﹐慌忙用手抹乾淨(o的塵)﹐睇清楚冇穿冇爛﹐必恭必敬放番上書架。睇見馬國明如常坐在寫字台閱讀﹐冇理我﹐咁我就以為過到骨﹐走過青文個邊。點知不旋踵﹐我就見馬君走埋個書架度﹐一言不發﹐羅番本書落黎﹐羅的野去拂拭本書喎。依家諗我就覺得似《長江7號》﹐個老師叫徐嬌「你咪掂支筆丫」咁﹐我覺得深深地被傷害了。知識的階級性﹐以及「連帶關係」﹐我開始覺得我永遠永法踰越﹐比羅志華那邊更糟﹐我相信o係佢的眼珠裡﹐即使佢銀包裡收埋我幾舊水﹐我係從來冇出現過的。於是我決定像Edison一樣﹐永遠退出﹐也永遠被遺忘(其實從沒被記起過)。

20080220

20080218

海鷗食堂

20080213

希望明日香



在Twin Peaks電影版﹐大衛連治一出招就把電視機打個稀巴爛﹐不像白癡港燦爭換高清﹐他是與原版劃清界線;中田秀夫揭開《最後23天》的面紗﹐也讓主角L燒毀幾本死亡筆記﹐只要觀眾保持清醒﹐就能省悟﹐餘下的這120分鐘﹐會是一部不一樣的電影。

夢想的電影

《L ~ change the world》是一部夢想的電影﹐因為它替完整看了上下兩集《死亡筆記》的我﹐解答了好多困擾多時的問題:一、為何L 嗜甜成狂?他不怕糖尿嗎?二、為何L 整天弓著背﹐他不擔心脊椎移位嗎?三、這種幼童趣味﹐幹嗎不乾脆拍成《幪面超人》、《七星俠》之類? 夢竟成真的是﹐中田秀夫真的將它拍成一部超低B 的特攝片了﹐自由發揮下﹐內裡全是卡大卡大的偉大題旨:道德衰敗﹐環境破壞﹐科學家發明惡菌打算將人類消滅﹐然後L (非常低調地)拯救地球諸如此類。

假如兩集《Death Note》金子修介是在討好動漫一族﹐扭盡六壬向「殘障的一代」獻媚﹐是讓他們自我陶醉;中田秀夫就非常溫柔地﹐把天花的偷窺攝錄機關掉﹐拖著面青口唇白的L 的手(指)﹐離開那個高科技的斗室﹐走進非常cult的斜陽裡﹐迷人地挺直他的腰板。《L》最大膽的(甚至可形容是自殺式的)﹐是作者毫無顧忌地道出一個顯淺易見的﹐但諱莫如深的「禁忌」:L 是殘障一代投射目標 --- 戲裡有個義助L 的FBI﹐那角色叫XX 秀明﹐而我們當然都知道﹐《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作者﹐正是庵野秀明。

聽朝瓜老襯

循著這條EVA 線索﹐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也能將伊波拉病菌式情節﹐視為另一種「人類補完計劃」了;而L 一直細心照料﹐那對沒雙親的男童和女童﹐除彌補了同樣沒父母的L 的戀母情感(野餐一場女童的言行簡直變了L的母親)﹐EVA 觀眾怎能不領會﹐那是真治和明日香/阿當和夏娃的新世紀再現?妙絕的是﹐「明日香」在港式俗語裡正隱含「聽朝瓜老襯」的意思﹐與《Death Note》的殺人如麻﹐《最後的23天》的自毀題旨﹐配合得天衣無縫。末了L 與男童道別﹐送他一個日本兒童的經典「符號」 - 非常low-tech 的玩具機械人﹐那是中田秀夫的厚道 (凡事留一線﹐踩人唔好踩上面)﹐他也說不定在緬懷那個動漫還是滿載著美好回憶﹐還未有疑似張柏芝淫照甫士的稜波麗手辦模型售賣的老日子。

非理性亢奮



蘋論:世界經濟處於不確定期
李怡 蘋果日報 2008-02-13

今天是年初七,又稱人日。鼠年新春假日氣氛,到今天大致上告一段落。本報記者為香港求得一支上吉籤,劉皇發為港人求得上籤,大陸人用「鼠」的諧音來說「鼠不盡的快樂,鼠不盡的鈔票」這類吉祥話,也應告一段落。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做了一個星期美夢,聽了一星期吉祥話,我們終究還要面對真實世界。根據所有的經濟數據和多數經濟專家預測,今年世界經濟形勢並不美妙。正確地說,2008年是十年來政治、經濟不確定性最高的一年。——這是世界經濟論壇提出「全球風險報告」所指出的。

昨天美國總統布殊向國會提交的《總統經濟報告》指出,美國經濟正經歷不確定期,而短期的經濟風險也提升。美國經濟影響全球,其中最受關注的,是次按危機帶來的經濟冷鋒將持續多久,影響多大。有些專家預測美國經濟冷鋒不會太強及太久,因為聯儲局會持續減息,以刺激經濟成長。但另一方面,空置房屋增加,房價繼續下跌,失業率高企,將使美國消費者花錢更謹慎,也有迹象顯示,次按危機會拖垮一些金融機構。總的來說,次按怪獸對美國以至世界經濟噬咬得有多深,尚未能確定。

世界經濟的第二個風險,是石油、原物料和糧食價格高漲,其中以糧食價最受關注。去年世界主要糧食的價格飆到歷史新高,糧食儲存量降到二十五年來的歷史新低,因此各國都要重新思考農業對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了。世界經濟的第三個風險,是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其國內通脹與出口價格的上漲,不但刺激它的出口地區的通脹,而且會迫使外商移往其他東南亞國家投資,從而使中國的經濟增長放緩。中國出口產品價格上漲,受多種因素影響。首先是國內的消費物價指數(據中國統計局資料)去年全年上漲4.8%,創十一年新高,今年首季因雪災而預估物價指數上漲7%。其次是削弱的美元、《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政府停止部份出口退稅的補貼政策、原材料上漲,再加上雪災,都使中國產品成本增加,並不得不將成本轉嫁到出口地區,尤其是與美元掛鈎的地區,比如香港。過去美國通脹壓力,主要來自原油價格,而現在也受到中國產品價格影響,因為中國是提供美國最多廉價商品的國家。

景氣停滯,物價飛騰,世界經濟可能進入滯漲的困境。對於中國和香港來說,潛在的更大危機,是中國產品的成本增加,使中國不再是廉價商品的代名詞,由此而使外資對中國的投入減少。《華盛頓郵報》說,受到成本不斷增加的影響,不少美商已轉向其他國家投資,目前在緬甸投資的美商已明顯增加。對世界經濟的挑戰,還有不斷增加的能源需求和不斷上升的能源價格。據估計,到2030年,全球能源需求將比現在增37%,油價自然也只升不降。另一挑戰,是因應全球氣候變遷,國際間嚴格要求節能、減碳的生產過程,也拖住經濟增長的後腿。有着這麼多不確定因素,鼠年經濟確實不易樂觀。在世界經濟充滿不確定的08年,較可看高一線的也許是台灣。因為台灣經濟的根基良好,過去的問題是政治拖累經濟,意識形態窒礙了兩岸經貿往來管道,但這種情勢,在三月總統大選後應可獲紓解。兩位總統參選人馬英九、謝長廷,對兩岸經貿的政見,都較陳水扁政府大幅放寬。因此大選後,可望在台商投資大陸上限、兩岸直航、陸資來台等方面,都會趨向寬鬆。儘管台灣也無法擺脫全球經濟的大局,但小局的突破,亦可望較去年為好。

(更正:昨日《蘋論》提及「她(阿嬌)出席由大衞城文化中心主辦的『貞潔校園開學禮』」,據讀者張先生電郵指出,鍾欣桐並無出席上述活動。)

參考文字:
<蘋論︰淫 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
蘋果日報 2008-02-12


武評:與曹捷一樣﹐老屈、誹謗、不負責任﹐是文化打手無法逃避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