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9

金馬政治課


女人字跡柯震東

看了金馬獎結果﹐覺得欣喜﹐台灣人終究維持了應有的藝術尊嚴﹐拒絕讓《那些年》得獎。替國人賺了數以十億計的外匯是一回事﹐有無藝術水平﹐又是另一回事。賺錢是賺錢﹐劣片就是劣片﹐清清楚楚。

至於特區金像獎﹐早在《少林足球》瘋狂得獎時﹐已經淪陷﹐年前《葉問》失落幾個大獎﹐黃百鳴拍台拍登﹐不過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至於去年《打擂台》得大獎﹐則是特區集體進入失心瘋﹐一次自我感覺良好的迴光反照﹐像街頭流浪漢自言自語﹐你好意思打擾他嗎?

特區高級影評、高級觀眾很吹捧的《星空》﹐莫說進入競賽﹐連入沙圈踱步的提名都沒有﹐也是值得一記的妙筆。

評審很理性

看回得獎結果﹐小弟發現評審很理性﹐《那些年》有好幾項提名﹐金馬獎只給一項「最佳新演員」﹐等於求職面試﹐演技並非必需﹐能力尚待考驗﹐只要後台夠硬(柴姐的一百萬台幣紅包)﹐底環夠紅﹐Deep V夠行﹐存在感夠強﹐令人留下印象即可過關。

而其他講究craftmanship的﹐「最佳新導演」、「最佳女演員」﹐一概不予通過。最絕的是﹐那首導演親筆填詞﹐風靡一時的《那些年》爛歌﹐敗給《翻滾吧阿信》的主題歌《完美落地》﹐主唱者的名稱竟然是「亂彈阿翔」﹐人家胡搞亂作都好過你﹐也可得獎﹐是給這衰世的當頭捧喝。


張艾嘉爆啦

張艾嘉的話﹐值得注意﹐「《賽德克.巴萊》,據韓國評審李滄東稱影片因對全球民族電影有啟發而獲獎」﹐說這話的﹐是韓國大師級導演﹐稍有通識﹐都知道朝鮮日治時期﹐韓國與台灣同被日寇鐵蹄踐踏﹐同病相憐﹐今屆《賽德克.巴萊》被共匪圍剿﹐數不盡的大陸腦殘網上謾罵﹐台灣評審就聯合最得人心的韓國大師﹐一同將佢推上最佳電影﹐這是台韓藝術界聯合反制中共的第一策略。

發癲做戲無用


相類似的處境﹐假設有部特區片像吳志森﹐被共匪發動文滙報圍攻兩個半月﹐特區淺人們會如何處理? 一係像《十分鐘情》那條傳說中的六四短片﹐從世上所有電腦的harddisk裡消失;一係無聲無息地提名﹐然後無聲無息地落選﹐冇人現身羅獎﹐碟唔敢出﹐電影節唔放﹐屁都唔敢放一個。癲狗狂吠﹐人民力量什麼的﹐不過做戲而已。

台灣電影藝術界如何處理? 這是給特區人上的一堂藝術政治課。佢首先找國際支援 (李滄東)﹐分擔責任﹐以藝術撐腰。金馬獎唔會同共匪撐到行(令《賽德克》連奪十獎之類)﹐但佢亦唔會放棄底線 (《賽德克》必定要得最佳電影)﹐「最佳男演員」、「最佳導演」什麼的統統可以讓給共匪﹐或共匪的代言人(即特區人)﹐只有最佳電影的最後防馭網﹐寸步不讓。否則好似陳嘉恒咁﹐北上畀人搞完﹐先記起自己識詠春﹐已經太晚了。


曾家三雄中港台豎起手指

在這微妙的處境中﹐特區片充當了奇妙的軟墊﹐發揮了裏外都是人﹐漁人得利的本色。葉德嫻奪獎並不出奇﹐劉德華一併得獎﹐就是奇中之奇﹐而司儀曾志偉充當無間道﹐在人民大會堂向胡錦濤豎起中指﹐到金馬獎復發狂地向華仔追問幾時生仔﹐當然是早有預謀﹐搶奪翌日第三世界華文傳媒話語權的早著先機。

聯韓抗共三部曲

果不其然﹐翌日不經大腦的娛樂頭條﹐全是華仔與葉德嫻擁抱的彩圖﹐《賽德克》得最佳電影什麼的﹐被壓落二線的小框框﹐無人理睬。這是台灣電影界的暗渡陳倉﹐不知不覺完成聯韓抗共的義舉的第一步。

再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冇聲出﹐華仔卻自我引爆﹐凌晨官網宣布有喜﹐則是冷處理《賽德克》的第二步。第三步﹐類似小學雞網民所謂「推上報」﹐先推上韓國市場﹐相濡以沫;再推進日本市場﹐笑泯恩仇;再以盜版盜看等軟實力﹐昂然直插共匪的地下市場﹐串連東亞反華勢力。

小弟可以說﹐許鞍華冷手得最佳導演﹐委屈了《賽德克》導演﹐不外乎是臥薪嘗膽﹐是講了五十年的反攻大陸﹐台灣人的另一支悲歌:誰人會凍瞭解做舞女的悲哀﹐暗暗流著目屎也是格甲笑咳咳啊......

就我個人而言﹐最苦的其實是舒淇﹐《不再讓你孤單》奔放淋漓﹐演出絕佳﹐然而港女赤條條地向共匪獻媚、悔罪、認錯﹐歌頌公安﹐比起懷念舊時代被殖民者(英國人、日本人)的有情有義、含辛茹苦﹐未免太犯忌了﹗

2 comments:

哦 said...

多謝你篇文.
幾好笑, 但又覺得幾悲哀.

阿武君 said...

笑得出咪好羅
中國人的事﹐認真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