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5

玉女心魔



大抵沒誰反對﹐《鬼域》是一套別有胸懷的力作﹐雖然它的不足處是那麼多﹐而又明顯﹐例如主人公長年壓抑的罪﹐未有以回閃或潛意識顯現﹐「真相」反而被隱藏起來﹐俟完場前十分鐘﹐才成就了一個「拍案驚奇」的Twist﹐我們可以說﹐《鬼域》既無鬼怪片的效果﹐也到不了日式推理的層面﹐它以清純無辜 (女作家被人拋棄陷創作瓶頸) 的表象始﹐卻遠遠未到直探罪疚甚至捨身贖罪的思想層次﹐這表現了的﹐當然是作者在創作上的猶豫不決。

我也相信﹐即使女主人公刻意向大陸人獻媚 (她在手提白色蘋果電腦寫的文章﹐全用簡化字)﹐此片在內地和台灣都很難廣受歡迎﹐因為按特區的職業分類﹐她是專寫愛情小說的女作家﹐而特區人看慣了才女的氣焰﹐說不定渾然不覺﹐也完全不會明白﹐即使才女已經不再需要查筆﹐但她們筆下的世界﹐除了文筆拙劣﹐其內容是何等自溺和幼稚 (戲裡才女小說被改編拍成的電影﹐名叫《繾綣》﹗)﹐例如首十分鐘李心潔寫的雜亂無章的句子﹐不停在銀幕上快速向橫閃現﹐再配上煞有介事的快速剪接和緊張音樂﹐除非我們仍然深信「大陸人與特區人相似﹐有90%與文盲無別」一類迷思﹐否則看在筆底雄厚、高手如林的老祖宗眼中﹐又怎會不加倍抽離﹐並覺得好好笑?

我們可以說﹐才女們的毛病﹐除了文字功力與中學生無別﹐就是她們缺乏一種觀察世情萬象的抽離性和普遍性﹐試看Michael Haneke新作《Cache》裡口舌便及的書評家﹐即使活得誠惶誠恐﹐仍有一種

1 comment:

零五二五 said...

仍有一種……甚麼呢?

PS:連結了你的BLOG。
這?,是叫做「AH MO」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