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4

寂寞星球



論到書展趣聞﹐即使已不新鮮﹐但每遇有人拖男帶女﹐拉著雜o麥旅行篋去「掃書」﹐依然讓我覺得很好笑﹐很想將一干人等強行攔住﹐檢查裡面到底藏了什麼數目龐大的好不巴閉。除此以外﹐我也想提供一個很富特區特色﹐可惜未有廣為流傳的書展逸事﹐那是傷台有個台長叫黃偉民 (不是填歌詞那位前DJ)﹐上週在晨早節目介紹貿發局書展﹐指今屆大會要向三位名家致敬﹐依次查良鏞、倪匡、 盧瑋鑾﹐台長介紹小思姐姐時﹐指她有本名作叫《哀悼乳房》﹐曾被改編流行電影云云。凡讀過兩頁特區文學者﹐皆知這些人物「簡介」一派胡言﹐而最可恥的﹐是一同主持節目施南生之流﹐竟然噤若寒蟬﹐完全無視黃台長之胡說八道。

有趣的是﹐這些竊據傳媒旗桿子的風華正茂﹐他們甚至連西西和小思都未分得開﹐一樣可以義正詞嚴﹐一樣可以放言高論寶島誠品如何如何﹐一樣能夠搶佔「讀書人」的高地﹐調侃那些到書展「掃場」的愚民﹐那我們又何來臉面苛責那些先付廿皮無理門券﹐再掏三數仟真金白銀去買勞什子狗屁英語三天速成補充練習財經法律國金外望搵食秘笈送子留學滿頭大汗?即使他們不見得會去時報那檔買本Gunter Grass的《蟹行》﹐他們不過想和那些身光頸靚的精英份子一樣﹐要塊「讀書人」的牌匾方便招遙﹐即使他們老實招認只愛倪匡陶傑金庸﹐卻也從未奢言高攀那挾「默默耕耘」與「薪高糧準」雙翼齊飛的小思大思、若有所思呀。要知道﹐即使像特區這樣低智到極點的社會﹐除了李小龍、成龍和李天命﹐沒有誰會持「甚少讀書」而自詡﹐更少人膽敢理直氣壯將「我讀得書少」向天怒鳴。

依此﹐我們無需因為要向金庸倪匡之流致敬一類錦上添花的狗屎活動感覺不安了﹐也不用替其他默默耕耘的文藝者感到不值﹐更不會因為五仟人聚眾發問「查先生你最鐘意自己邊本小說呢?」、「你會唔覺得個個女主角都係靚女﹐對o的醜女真係好唔公平呀。」、「哥哥你話娶小昭定程靈素做老婆好呢呵?」﹐然後由口齒不清的查哥哥沉吟一輪廢話﹐幫閑才子增刪潤色﹐送君一兩個半鹹不淡的垃圾笑話﹐而感覺噁心和汗顏了。因為特區書展敦請查倪兩位哥哥雙龍出海﹐正是梅開兩朵、各表一枝之計﹐買豬肉送豬骨﹐搭個素有清譽的小思﹐即使龍肉冇味﹐至少桌上有碗凡人皆不會/不敢拒絕的冰鎮玫瑰露﹐既迎合了愚民好高騭遠的趣味﹐又未至太削特區知識人的顏面﹐因為不管你是精英還是廢柴﹐還在初中留班階段,已重看了金庸小說卅六鉅冊凡三至七次﹐即使你不好意思承認常讀衛斯理﹐經北大南大檢證﹐查良鏞是大小通吃沒誰拒絕的﹐最要緊的是﹐所有迂迴情節男女關係九淺一深絕密招式你都倒背如流﹐任何人都能不勞而獲﹐搖身一變成了「專家學人」。難不成你會像傷台台長之流﹐除了財金霍金、馬經波經以外﹐真去買套洪範版西西小說﹐從《美麗大廈》開始從頭讀起?

1 comment:

400blows said...

特區反智,進程如何?應是一有趣題目。

求中小學年代,有一文具名magic pen云云。狀似螢光等,把筆塗在書本上想背誦之處,再配以顏色透明膠片,magic pen塗過之處隨即變成不見天日文字,把透明膠片移開,文字又原形畢露。magic pen及顏色透明膠片雙劍合璧,配以青春期無辜的激情,用來提高背誦能力,十分有效。今日的新革教育,還需魔術筆提升戰鬥力嗎?不得而知。

特區反智,當然有其市場及地盤。工時特長、無蓋馬桶特多及吹水特長的特區務人,如在發情期已透過大量背誦把大腦及老二
utilize得七七八八,放工後對大腦待機模式的消閒活動,自然如魚得水的游入賣家市場,任人魚肉地大愚大欲。

特區反智,當然不是全部,然而,歷代教化下,市場力量已勢不可擋,在全香港人口只夠做一塊小餅的客觀環境下,小眾口味縱是良藥,只能越加小眾,勢孤力弱,拍翼難震出影響大局的effect。渴識之士,只能往古藉及祖國找水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