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5

太多老細



林尚義足球評述生涯最可恥的污點﹐是自從他「轉會」後﹐名字從「林Sir」變了「阿叔」。正如電視劇《香港81》黃新演出的是「茂叔」﹐電台廣播劇《18樓C座》金剛演活的是「周老闆」﹐只要是熟客﹐幫襯時都不會叫他們「老細」、「唔該」或「喂喂喂」。因為﹐那不僅是人有我有的「稱謂」﹐要表彰的﹐還是兩位叔叔獨一無二的身份﹐要告訴叔叔們﹐我們就是喜歡他們的個性。誰都有名有姓﹐誰都渴求與別不同﹐誰都同意牢牢記住別人的名字﹐不過源自尊重﹐這是一種值得保留的價值。走進茶餐廳﹐誰會樂意被「夥計茂」千人一面喚以「老細」﹐愛理不理叫你「阿邊個」?

林君尚義所以叫林Sir﹐可能源自港英殖民統治戀棧權威的遺風﹐我們說不定會知道﹐他畢業於師範﹐除了踢足球﹐還當過體育教師。90年代初期﹐林Sir離開「傷台」和「亞周」﹐棄暗投明﹐被收編到權力中心「毛記」﹐就適逢香港展開歸降社會主義祖國的步伐﹐遂被改了一個不無黑幫電影氣氛的名目:「阿叔」﹐ 惜無《現代啟示錄》Marlon Brando之概﹐只能像林Sir在《古惑仔》的角色「牧師」﹐也像在維園青筋暴發的「阿伯」﹐更與康民署外判公廁﹐12小時當值月薪參仟的「阿姐」一樣﹐連名字都欠奉。誰會記得﹐人們還叫林尚義「林Sir」的時代﹐那還是一個崇洋媚洋、尊重學問 (教育文憑、紅褲子出身)、特區人粗鄙中不忘家教、盲毛們還活得生龍活虎的半唐番時代啊。

林Sir最愜意的日子﹐大抵是88年歐洲國家杯荷蘭三俠橫空出世﹐90年世界杯夥同黃霑、尹志強、盧德權等擊潰「毛記」的巔峰歲月吧﹐經此一役天下平定﹐「何B」再起不能﹐林Sir正式晉昇偶像級數﹐只差未像朗拿癲奴一樣﹐被盲毛雕之以像。轉會後﹐「阿叔」表面風光﹐卻屢遭「潘聰明」、「蔡肉愚」、「鍾志肛」之流連番夾擊﹐吃盡「三文治」﹐並飽受被「邊緣化」之苦﹐老觀眾感慨之餘﹐亦不無虎落平陽之歎。後來「阿叔」精光漸減﹐才被群犬「放生」﹐可惜神昏意亂、肉身而老﹐再無覆手為雲回天之力矣。而最可恨的﹐是林君尚義以風燭殘年之軀﹐頗有言語障礙之感﹐才被強拉到祭壇被奉神龕 (niche)﹐與「李克芹」同座爭風﹐告老歸田之夕﹐還須與「陳志暈」惜別擁抱﹗知道麼﹐「林陳相擁事件」是決賽之夜﹐除了施丹被逐、尹佬以身病體羸之軀現身「亞周」外﹐另一件讓我覺得很傷心的事。

2 comments:

400blows said...

do you know where 潘聰明 has gome?

阿武 said...

好似步了何手信後塵呢。

http://www.fairchildradio.com/showprofile.asp?dj_id=129&image_typ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