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6

斯萬之路



法國悶戰葡萄牙﹐吸引我的懸念﹐是末段舉步維艱﹐危立黃牌邊緣﹐讓觀者時時刻刻都要擔心得滿頭大汗的施丹﹐到底會不會被換出? 不出所料﹐領隊杜明歷治與前任拉美爾一樣無能﹐他們從沒有這樣的識見。假如施丹敵不過葡國爛仔與插水王﹐真的無奈領黃﹐所得者也不過徒歎奈何的慘勝﹐斯時﹐人們當然不會歸咎於領隊縮骨﹐盲毛們只會把這種遺憾的告別﹐簡稱風水師傅亂點江山式的「宿命」。

誰人肯付燒鵝價錢?

由是﹐我不能不給呈辭的阿根廷領隊Pekerman一個credit﹐他在對德國完場前換出列基美和基斯普﹐誰都知道有千夫所指的可能﹐或有閃失兩位球員的國際賽生涯就此告終﹐他仍然選擇相信要潤色足球的本質(essence)﹐我們都需要冒險﹐而除了巴西永遠都是呼風喚雨無敵之師 (故意保留實力、故意打假波、故意抽筋、故意癡肥、故意被贊助商干擾除外)﹐生命裡總有數不盡的這樣那樣的意料之外。塘邊鶴除了亂嚼舌頭﹐唸唸有詞成王敗寇﹐離場丟下滿地蔗渣(卻不打算付出燒鵝價錢)﹐又做過什麼有益世道人心的好人好事?

淺人議論本屆的法國﹐球員大同小異﹐與98年奪冠的一隊差別為何? 我會說﹐今年的法國是90年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領軍人人向他吐水的阿根廷的化身﹐少了那份賴皮的氣息﹐卻一樣欲語無言﹐施丹射十二碼時眼神流露的﹐是居危樓觀春曉﹐期待已久的人字拖和比堅尼快要殺到﹐卻永遠無法身歷其境﹐那是一種執筆寫下Out, out, brief candle的沉痛與與滄然。半場領先葡萄牙一比零後﹐法國即使未至於心不在焉﹐已再無鷹擊長空的銳氣﹐對手太雞﹐如非無良領隊亂點鴛鴦﹐垃圾門將巴特(Barthez)自編自導驚險鏡頭﹐葡萄牙除了插水和插花﹐根本是零威脅。

星火之路

於法國有火老馬而言﹐生命太寶貴﹐也太短暫﹐被韓牛逼和夠驚險﹐喜歡與西班牙較量﹐擊潰巴西也有意思﹐那一點僅餘的星火﹐卻不值得為葡萄牙燃點。所以法國是役大踢悶波﹐拖泥帶水勝出﹐卻一點都不會讓人反感﹐而賽後球員一葉輕舟處之泰然﹐除了身經百戰﹐也有藝高人膽大之慨﹐與其他隊伍勝出後群魔亂舞式失控﹐對比強烈。假如說本屆最讓人雀躍的阿根廷和西班牙隊﹐與巴西、葡萄牙一類腐敗的隔夜油條並不一樣﹐是背後秉持的精神是犯險(willing to take risks)﹐那麼﹐法國隊所渴求的﹐也不過是一種拒絕推諉﹐好好走畢他們Swann's Way的最後一個腳印而已。

1 comment:

400blows said...

I didn't install cable tv thus only watch a few matches over internet and tvb. thanks for your interesting and inspiring writing about the mat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