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26

傷心足球



...有快樂足球,當然就意味著有不快樂足球。像朗拿甸奴,在球場上笑容滿面,非常快樂,他看來多麼熱愛這種運動呢,踢球,不過是耍樂,踢失了球,也開懷地笑;當他離開球場,不管輸贏,仍然帶著微笑,像愛麗絲在仙境裡遇到的笑臉貓,搖著尾巴走了,可仍然留下笑臉。但另外有一種球員,例如阿根廷的列基美(Riquelme),總是一臉憂鬱、愁苦,滿懷心事,他彷彿在思考生命某些更本質的東西,他同樣通過踢球來表達。那是足球的另一面。別以為他對上次歐冠盃射失12碼而被淘汰的慘痛經驗仍然耿耿於懷,那只是人生眾多不愉快事件之一,不,那太少看他們阿根廷人了。輸了球,他們立即就站起來,重新比賽。

是的,他長了一副不像足球員的樣子,反而像是從波赫士筆下走出來的人物,但難道足球員真有固定的樣子?天才橫溢的,一定要有點哨牙?如果他的速度較慢,那是思考的原故;當他傳球,還是很準確,很致命的,像詩人而不是雜文家那樣找到恰當的句子。知道麼,今屆的足球變輕了,有時真輕得難以承受?

西西

2 comments:

400blows said...

Interesting. Where does this article come from?

AhMo said...

http://hk.news.yahoo.com/060624/12/1p5c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