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7

死前去信和

寂寞的星期五全歌詞

聽了<寂寞的星期五>﹐聽不出什麼所以然﹐音樂真係太乏味了﹐層次低﹐即使好似好多花臣。

齋看歌詞﹐感覺比較好﹐我只能認為﹐佢地唱得差﹐presentation差。例如呢首歌﹐不看網上歌詞後的remark﹐真係聽唔出是講砍頭也不回頭。

這是my little airport能進出台灣和共匪地區的理由嗎? 他們的歌詞﹐即使夾雜地道口語﹐但相對其他特區歌詞﹐即使你不懂廣東話﹐至少是看得懂的。

抽不出一刻空虛 已經得到你所需 成了好一對 忙著去策劃更好的以後 想不起想鬥嘴 人間多少瘡疤見報 若太深奧懶得知道 斑點狗太瘦 是與他僅有的煩惱」﹐如此矯揉的歌詞﹐減去了謝安琪的情感詮釋﹐真看得懂嗎?

專業與狗up之間

my little airport的歌詞﹐不像專業詞人般爛﹐又比網上狗up好一點﹐Rock唔Rock﹐indie唔indie﹐詩不像詩﹐有暖昧﹐無隱喻﹐微言甚多﹐沒有大義﹐介乎兒歌與流行曲﹐不溫柔不暴烈﹐在中間狀態徘徊。

全世界都有暴動的青年﹐但香港幾時先出現?」﹐那就是香港人的終極狀態吧﹐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流血暴動與麻木不仁之間﹐存在著很大的空間。

另一好處﹐是多一重irony﹐比有話直說﹐有屁就放好一些。例如<菊花的味道>﹐「如未真的試過這奇異的喜好﹐又如何確定它的不好?」認真講﹐不過你阿媽是女人﹐但如此粗俗的禁忌﹐寫成很中庸的歌詞﹐由女仔口震震地唱出﹐「你給了我這一種菊花的味道﹐亦從此為我帶來煩惱﹐我不知道可以跟誰來傾訴﹐只知黑暗不再像從前恐怖」。

歌者像一團迷霧﹐主見不多﹐就有很挑機的味道。假如此曲由男的唱﹐就沒有奇妙的效果﹐香港不外乎又多了一隊同志樂隊。

其中﹐無大智慧﹐但無可否認﹐是聰明﹐市場策略聰明﹐如<憂傷的嫖客>﹐好似爆得很﹐好此道者聽罷﹐只能說又被搵笨了﹐不外是閉門打機者的sentimental crap (歌名改作<女僕cafe中憂傷的宅男>﹐歌詞一字不改﹐其實都冇分別)。

留得少年青衫薄

<寂寞的星期五>中﹐我聽到社運倦怠﹐集會疲勞﹐梁振英好煩﹐黃之鋒好爛﹐我只想離開。以前想離開﹐是去法國﹐去巴斯隆拿﹐現在想離開﹐要先練好北京話﹐爺前姊後﹐行路上廣州﹐只想去搵食。

全碟最震撼的﹐可能很少人認同﹐是<去信和賣碟>﹐人家移民賣樓﹐我們死前賣碟﹐焚膏油以繼晷,恒兀兀以窮年﹐年深日短﹐青年漸薄﹐此之謂廢柴的悲壯。

3 comments:

我 said...

我想問,嗰格漫畫係出自何處?

張建禾 said...

野狼与玛莉呀
屌你屎眼

阿武君 said...

很久沒來﹐謝謝張兄代答。話來話往﹐粗獷難免﹐有時﹐不打不相識﹐也請我兄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