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2

她是一隻牛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唔係八婆就係八公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返工喺度玩接龍
~ 林阿P


《Diva華麗之後》有句對白﹐歌星容祖兒﹐向經理人杜汶澤咆哮:「我的工作也不過是唱歌啊」﹐我就想﹐歌星的「工作」﹐當然不止唱歌啦﹐例如John Lennon參加反戰示威時﹐他在唱歌嗎?與小野洋子Bed Peace 拍裸照時﹐他在返工嗎?假如Lennon「不過是唱歌」﹐末了不會死於非命。

依容祖兒思路﹐《華麗之後》不該叫Diva﹐應叫「歌星仔」﹐「明星仔」﹐「我不賣身﹐只賣唱功」﹐或「天職賣唱﹐我是最強」﹐才名實相符。

聽說曾蔭權參選特狗時﹐報稱「政治家」(politician)﹐他的競選口號﹐是「我要做好呢份工﹗」﹐也是天差地遠﹐疑似作假。

"I will get the job done"﹐適用於黑漢搗毁富德樓獨立媒體﹐適用於港大閹奴縱容共匪李克強
竊踞港大校監座位﹐也適用於鷹犬向學民思潮女生噴胡椒噴霧﹐泯滅靈性﹐是奴僕語言﹐是程式語言﹐是小公務員語言﹐不合敢教日月創新天的「政治家」。昂山素姬被囚廿十年﹐她於斗室中﹐開天闢地﹐她沒有「返工」﹐一天都沒有。



《Diva》的潛台詞﹐很簡單﹐是黃子華的名句:「搵食者」。杜汶澤狂小容祖兒:「我羅走晒所有包裝﹐你就乜野都唔係﹗」(大意)﹐Joey答:「不對﹐我重係一個人」(大意)﹐以humanity來反駁﹐好似好冠冕堂皇﹐其實歌星仔只是走精面﹐自我矮化﹐推諉他(應有)的藝術使命。

有些歌星﹐例如家駒﹐例如阿梅﹐例如Leslie﹐例如新馬師曾﹐所以光燄萬丈長﹐不在於歌精舞醒(咁簡單)﹐而是文化層面﹐他們有larger than life的意義﹐他們的個性、理想、人格﹐已人歌合一﹐噴薄而出。

《Diva》不相信藝術﹐容祖兒只是一隻牛﹐窩居新界﹐快被梁偽政府以城市發展之名消滅﹐重巴屎閉﹐以為肯博肯捱﹐竊居「專業」﹐與特區獅子山精神﹐若合符節﹐還於特區娛樂圈沒頂之日﹐沾沾自喜﹐抒發她的高處不勝寒﹐捽腳自慰呢。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