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0

總之得就得



要看懂 Moneyball﹐很容易﹐即使從未看過冰球、高爾夫球、棒球﹐小時有看安達充的漫畫Touch﹐有看英國足球大賽就懂了。

安達充的漫畫﹐其實是夾雜空鏡的三毫子小說(兄妹亂倫、三角關係、錯摸誤會什麼的)﹐但還是讓門外漢略懂遊戲規則的一條路徑。

大體言﹐Touch也好﹐高橋陽一的《足球小將》也罷﹐很傳統﹐還是走歌頌天才的進路:達也為了保護弟弟和也﹐壓抑運動天才﹐重要玩讓愛(淺倉南)﹐裝瘋賣傻度日(救命﹐真夠狗血的)。Moneyball則剛好相反﹐片子係反天才的(Brad Pitt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與Touch鏡頭集中球賽不一樣﹐Moneyball注視的是球員更衣室﹐以至無人知曉的辦公室內政﹐經理、球探、教練的權力鬥爭﹐以至代際衝突(一事無成的老餅vs哈佛畢業的google boy)。

Moneyball不相信心血來潮的絕殺 (Brad Pitt以自己球員時代的失敗否定天才)﹐要用「科學方法」(數據分析)﹐玩大衛vs哥利亞﹐與財雄勢大的強豪爭勝。

一言以蔽之﹐Moneyball的主題﹐其實就是王興桂的金句:蔗渣既價錢﹐燒鵝既味道。

注意﹐不是燒鵝﹐只是燒鵝的「味道」。



Moneyball讓我從腦海想起﹐很多埋藏了的足球記憶。最主要的﹐是哥倫比亞和80年代的利物浦。

斯時的英國波﹐除了熱剌、森林什麼的﹐主要還是係o個天空度踢。物以稀為貴﹐利物浦玩歐陸小組﹐機動足球﹐雲集一班無人問津的蘇格蘭、愛爾蘭、威爾斯蘿底橙﹐那些侯頓、韋倫、麥馬漢什麼的﹐o的波人罅腳罅間彈來彈去﹐班人穿花蝴蝶咁走來走去﹐哎呀﹐咁又入左羅喎。

最絕的﹐可能是魯殊走去祖雲達斯掘金(當然以失敗告終)﹐利物浦即刻搵個三線射手艾德列治替補﹐踢法相似﹐連個樣都好似﹐竟然又得左﹐問你服未。這可能暗合了管理學的濫調:除了Lennon和家駒﹐No one is irreplaceable。

典解Lennon、家駒、Jimi Hendrix、Frank Zappa、Fellini、Antonioni、Michael Jackson、梅豔芳、蘇古迪斯是irreplaceable? 因為他們不是碧咸﹐不是郭富城﹐他們是藝術家。

利物浦很符合活地亞倫某套戲名:Whatever works。小弟從不覺得利物浦好睇﹐只算OK好睇(荷杜、華度那種才算好睇)﹐但80年代他們創造的 myth﹐重點不在係咪好睇﹐成王敗寇丫麻﹐你重有咩好講呢?



Moneyball的Brad Pitt和google boy﹐他們的「革命」﹐病在沒給觀眾一個美學上的理由﹐只以天文數字來唬人(前無古人連勝20場之類)﹐同兩億三千萬六合彩金多寶相似﹐給觀眾夢幻成真的fantasy﹐在戚黛黛的倒數聲中﹐心頭一緊。

這就解釋了﹐何解套戲不太關心球員技藝﹐球員個性﹐以至比賽過程(以Brad Pitt的心理壓抑﹐習慣拒看球賽合理之)﹐同翠河爭三個鼻哥位衝線影相一樣﹐總之好似好緊張﹐不外乎那句俗套:最緊要贏﹐管你好看不好看?

明明輜珠必算﹐只問結果﹐不管過程﹐但Moneyball又好驚畀人話cheap﹐末了還要裝胸作勢﹐來一招回馬槍﹐要Brad Pitt以 Beautiful loser自居﹐片子編導﹐也未免太輸打贏要了吧。

Brad Pitt的行徑﹐不外乎賭徒曬冷﹐佢何曾有過遠大的理想? 極其量是自我補償的make it happen而已。

從這角度看﹐此片與David Fincher的Social Network (白痴仔溝唔到女搞到天下大亂)﹐還是很一脈相承﹐也算是「作者」電影。

2 comments:

gar~* said...

呢套我唸起o既反而係足球經理人game~ 又冇比賽過程又冇(乜)人樣, 所有球員得個名同一堆數字, 剩係買買賣賣換o下擺位, 又玩到你班球迷如痴如醉~

先唔好理佢有冇理想, 打得好唔好睇之類, 佢所宣揚呢種正正就係完全非人化, 將每個人量化為一堆數字衡量價值o既管理模式, 你見佢炒人炒得仲狼過李澤楷, 成件事其實幾恐怖~

阿武君 said...

但套戲技巧又幾好﹐都煽動都觀眾情緒個bor﹐我諗一般人睇唔出所謂「恐怖」。結尾唱歌﹐又有個小聰明的twist﹐同social network差唔多﹐小弟相信﹐有些人又會話「心有戚戚焉」什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