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1

奪命推理盲

日本推理類型﹐有兩個關鍵詞﹐一是完全罪犯(perfect crime)﹐二是不在場證明(alibi)。

「完全罪犯」層次較高﹐「不在場證明」則是要死練的硬功夫﹐是完全犯罪可以成立的基礎。
打個比喻﹐練精學懶﹐不將五十音倒背如流﹐奢談日文文法什麼的﹐不過白說而已。
我們可以說﹐製造不在場證明﹐是犯罪學ABC﹐是想無罪打劫、無罪殺人的人﹐必需好好揣摩的入門功夫。

依這些標準量度﹐杜琪峰的《奪命金》(Life without Principe)﹐不止不合格﹐要食蛋﹐重要係煎雙蛋。



第一個致命漏洞﹐是JJ賈曉晨夥同男友﹐在停車場謀害盧海鵬的故事。
JJ是盧海鵬的公司僱員﹐俗語有云﹐兔子不吃鍋邊草﹐她竟然謀殺朝見口晚見面的老細。
常識告訴我們﹐有錢佬遇害﹐差佬第一個要調查的﹐往往是他的家人﹐及職場相關人等。
JJ既不避嫌﹐佢重選擇上班時間殺人﹐打晒咭﹐然後離開公司去殺人﹐畀自己公司閉路電視拍晒落黎﹐全公司的人都可以證明﹐老細被隊時﹐JJ唔係公司﹐世上有這樣笨的人嗎?
想像這是一分犯罪學試題﹐可以打個交叉﹐零分。
與《八星抱喜》熊黛林相似﹐這是《奪命金》對大陸人的隱性歧視。



第二個﹐是銀行經紀何韻詩結局羅住一袋錢﹐一人一o急﹐飄然遠去。
與杜琪峰大部分電影相若﹐這顯然脫胎自武俠小說﹐無奈今日特區﹐多了一樣千百年前血雨腥風江湖兒女之間﹐沒有的東西﹐那是曾偉雄﹐那是聽說曾經畀黑影夾住隻手的特區差佬。
不妨想想﹐你經手o既客(盧海鵬)﹐停車場畀人隊死﹐好多錢唔見左﹐你同一日辭工﹐阿姐劈炮唔撈﹐好似好有型﹐你有冇諗過﹐差佬第二朝就會上門搵你?
杜琪峰可能燒壞腦﹐佢忘了武俠世界三大戒律的第一條: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何韻詩捱多一個月﹐扮唔知﹐呃多幾條水魚阿毛﹐將袋錢繼續擺係自己office一輪﹐再施施然走人﹐你移民塔門也好﹐遠走台灣也罷﹐都冇人理你。

以上﹐冇運用什麼推理學知識﹐不過用常理來思考而已﹐也覺漏洞百出﹐假裝認真想想﹐真係笑到碌地。
再想下去﹐你當會發現更多。
我完全無法想像﹐離開這反智之城﹐《奪命金》進入日本市場﹐以日人之嚴謹﹐與科學精神﹐會得到怎樣的迴響?
這件事﹐未來小弟會密切注視。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英文戲名少了"Life"的話便好多了。

cy w

14kgangster said...

仲有姜皓文暴斃街頭,全日跟出跟入既劉青雲仲可以逃過追緝咬雪茄??

我 said...

杜蛇的電影,一向只顧要Chok要型,全無常理可言。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