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3

擔上山食埋



講起90世界杯﹐小弟就想起林尚義評西班牙對南斯拉夫﹐說:「呢條米高﹐好似隻狗荷尿咁﹐遞起隻腳喎」(西班牙十號仔Michel排人牆﹐遞起隻腳避波﹐史杜高域自由球就咁射入)。當年小弟年少無知﹐道德心很強﹐聽了林Sir好絕的評語﹐覺得內心隱隱然有點不安:典可以咁侮辱人呢﹐不管紮腳與否﹐人地都有阿媽生架。很多年後我就明白﹐林Sir是刀子嘴豆腐心﹐老派人就有咁樣的寸嘴﹐其實冇野﹐佢寸你﹐係畀個位你上而已﹐受得住﹐就百毒不侵。林Sir的另一名句﹐是將賀巴殊擔上山﹐食幾日都食唔晒(oh my﹐又對應《天與地》......)

共匪四圍荷尿

時至今日﹐我懂得欣賞其中的語言藝術﹐林Sir話米高﹐「好似隻狗荷尿」﹐佢冇話米高係狗喎﹐阿哥﹐你行為似狗而已﹐狗就係會隨街荷尿﹐人係要荷尿﹐你好似共匪自由行﹐隨街荷﹐隨地鐵車廂荷﹐就係o係不適當時候﹐做不適當事情而已﹐林Sir隨口一句話﹐也有不可忽視的智慧﹐好似癲狗咁鬧人仆街契弟食屎什麼的﹐不過黑社會所為﹐立法會議員所為而已。

進入了特區時代﹐我完全能想像﹐同樣一句話﹐在足球直播出現﹐特區淺人們﹐又會發動教徒去廣管局投訴圍剿﹐真係政治不正確丫﹐侮辱左隻狗丫什麼的﹐典可以咁粗鄙丫﹐教壞細路丫﹐開facebook群組要電視台炒你丫﹐愛護動物協會送上一萬個簽名﹐將條片譯成西班牙文送去西班牙領事館丫﹐oh my gosh﹐我無野講。



同屆另一有趣的事﹐新新人類也未必知﹐原來十幾廿年前﹐電視台直播足球﹐係會播廣告個bor﹐唔係播十零秒﹐會播一兩分鐘喎。ATV創先河﹐直播時唔播廣告﹐球隊各自唱國歌時評述員唔講野以示尊重﹐玩串個party﹐TVB唔跟﹐佢話佢地有專業既專家 (陳譚新、郭家明、余懷英、潘宗明、蔡育瑜、何鑑江之流)﹐做過世界杯旁證﹐教過英國丁組球會﹐踢過世界杯外圍賽﹐識睇球賽個flow﹐巴閉過澳門大莊﹐知道幾時有波入﹐幾時冇﹐觀眾定喎﹐睇下金毛樓盤club house廣告先啦﹐實無走雞。

寒夜秦城監獄兩盞射燈

殊不知揭幕戰就爆大鑊﹐意大利對奧地利﹐悶到抽筋﹐踢到70幾分﹐零比零﹐意大利放巴治奧同史基拉斯入黎﹐TVB播廣告﹐史基拉斯就黎料啦﹐銅頭一搖搞掂﹐入波非常靚﹐佢發狂咁滿場奔走﹐火眼金睛﹐一如寒夜囚禁劉曉波的秦城監獄﹐居高臨下四處橫掃的探射燈﹐小弟敢說﹐這個鏡頭我真是一生難忘(絕無誇張)。毛記霸權﹐咁就衰左﹐ATV節節狙擊﹐續以摧枯拉朽之勢著著進逼﹐末了口碑載道﹐不得志的林Sir終於創造了他底古往今來直到永遠﹐香港足球評述界no.1的歷史地位﹐取得完勝。

ATV的90世界杯傳奇﹐再維持了一兩年﹐一如該台的慣性﹐以自我潰敗告終。也是毛記慣技﹐不知羞恥﹐將人家的成功方程式﹐倒模再做一次﹐以本傷人﹐黃霑、曾志偉、林Sir、李德能逐一過檔﹐賴汝正轉投CAble﹐盧德權往ESPN﹐何靜江做番港台﹐至此﹐ATV足球可以摺埋。

毛記的人無恥格﹐與特區人的性好失憶﹐是兩種天生的絕配﹐於焉﹐林尚義從「林Sir」變了「阿叔」﹐佢也彷彿變了毛記的鎮台之寶﹐林Sir在ATV講了十年八年的西德聯賽﹐就此變了被湮沒的歷史。要將特區人洗腦﹐其實很容易﹐只要飲飽食醉(獎門人的wasabi sushi)﹐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反抗﹗

4 comments:

我 said...

嘩!好邪,張相入面四個評述,當中三個已經仙遊......

阿武君 said...

四個死剩一個﹐剛剛同Beyond和《天與地》掉轉....

以事論事﹐家駒迷/家明迷勿來「洗版」。

Anonymous said...

九零世杯的vhs我也番看多回,特別是西德對英格蘭
400

我 said...

四剩一......同ATV、同香港一樣,死咗四份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