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5

陳雲談港大

陳雲與癲狗談港大失格事件
日期:20110822
撮寫:阿武
原話:這裡

陳雲:皇帝去到國子監﹐只可以聽講學﹐唔可以講學﹐而國子監、翰林院的人可以隨意發言﹐他們寫的歷史﹐皇帝不可以修改﹐否則好大鑊。

癲狗:舊時帝皇時代﹐你唔理真好假好﹐皇帝都懂得分際和分寸。持守分際﹐各安其分﹐唯名與器不可以假人。李克強是共產黨未來的總理﹐又如何呢﹐共黨是極權主義政黨﹐來到香港扮開明扮親民﹐坐上張凳都敢死﹗

陳雲:那是大學校監的椅子﹐即非分之位﹐殖民地留下傳統﹐由總督坐的﹐本來是行政長官曾蔭權的位子﹐事實上連曾蔭權也不該坐﹐那是學權的問題。聰明的做法﹐搬開張凳就掂﹐誰不知曾蔭權很戇居﹐也許是意外地古惑﹐讓李克強坐上﹐讓佢變了貪佔名位的小人。

癲狗:可能佢都未識分﹐以為好威﹐中國特色﹐有龍椅我就可以坐﹐今日我係貴賓﹐殊不知一坐你就會頭暈。

陳雲:等於以前有孔廟﹐由周公文王孔子那時傳下來﹐皇帝自己有太廟。天子唔可以入孔廟亂搞﹐將太祖、阿爺放入去﹐根本不是那回事。

癲狗:咪係封建思想﹐可能李克強覺得好過癮﹐右手邊曾蔭權﹐左手邊李國寶﹐隔離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咁樣排過去﹐佢坐正中間﹐你說是竊奪學權。

陳雲:是竊奪學權﹐依中國經學源流﹐從文武周公孔子下承﹐天子只是俗世的統治者﹐天子不能爭學權﹐一權獨大﹐又何必再請人做士大夫呢。在西方﹐學術係獨立於政治和教廷﹐經過長期無數鬥爭和犧牲﹐學權在西方現代社會都很重要﹐學術獨立﹐學術自由﹐一個極權國家元首來到大學﹐竟然不尊重大學的名位﹐大模斯樣坐於其中﹐其實是干預﹐是不尊重學術自由。

癲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其實他應要謙抑自持﹐自己主動表示 ------ 這個位我唔坐得的吧。

陳雲:等於入教堂寺院﹐難道與大和尚、大主教爭位子? 官唔識做官﹐校長唔識做校長﹐沒了處世的圓融﹐就算李克強愚昧﹐唔明西方傳統﹐中國傳統﹐校長做了咁多年人﹐理應見識廣博﹐完全沒有處世的圓滑﹐完全係核突。

百年根基就此毀掉

癲狗:李克強竊奪學權﹐不管自覺不自覺﹐又踐踏大學尊嚴﹐成個大學校園變了監獄﹐學生應該自出自入大學校園﹐結果唔得﹐太古橋截住﹐警察禁錮學生於防煙門後﹐大學保安與警察一齊合作﹐這是什麼世界﹐這是他們讀書居住的地方﹐我著六四衫又如何﹐李克強無雷公咁遠﹐點睇到? 《千禧年代》周融這些垃圾主持﹐話唔想領導人見到這些事情喎﹐大佬咩理論呀。

陳雲:李克強進入香港大學﹐這是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大學﹐他要有準備被言論攻擊﹐沒有了這些﹐那就不是香港的大學﹐就是大陸的大學﹐失了學術交流的意義。

癲狗:大學為了招呼李克強﹐保護政要﹐搞學生喎。

陳雲:百年根基就此毀掉﹐假如預見此情況﹐寧願唔好邀請他來。況且大學慶典﹐根本不應請這樣的人﹐應請諾貝爾獎的得主、或者知名學者﹐無可奈何下﹐請個人品好的大慈善家﹐還可以接受。請個極權統治者來﹐並且預見會有各種恐怖手段來妨礙學生自由﹐踐踏學術自由﹐重要咁做﹐這不是校長應有的風格。

癲狗:我同港大校友傾過﹐要問佢一個問題﹐究竟是誰請李克強來﹐是港大主動請佢來的嗎?即使有人話畀港大知﹐百週年慶典要請李克強來﹐請佢來後﹐陸佑堂和附近的保安由誰負責呢? 又是羅生門﹐李少光話學校知情﹐學校又話唔知喎。

陳雲:大學不可能不知情。大學校長不管高明還是平庸﹐首要是維持學術尊嚴獨立﹐校園內以法治為基礎的自由﹐不可以被踐踏﹐容許校園保安員和警方合作﹐粗暴阻撓學生表達意見﹐絕不可以接受。

大學不是「雞竇」﹐好簡單﹐不是鬥排場﹐鬥雲石多﹐鬥桑拿浴場大﹐大學幾窮都好﹐要講學術獨立和尊嚴﹐否則幾有錢都冇用。況且只要維持尊嚴﹐旁人給錢會多些﹐長久些﹐慈善家因為大學有風骨而捐錢 。一旦向權貴獻媚﹐可能只有幾條大有錢佬捐錢﹐有格局的慈善家會避開﹐反而妨害可持續發展﹐是急功近利﹐自賤身格的做法﹐要不得。有些錢﹐不可以拿。

港大醫學院早已定名﹐不可以更改﹐改名李嘉誠﹐以我來說那是醜聞。大學無法把持名器﹐任由金錢踐踏﹐最後就真係好似做雞。公營團體、機構﹐學術機構、宗教寺院﹐做文人、新聞記者傳媒﹐最重要是這件事。最近蘋果報導的李嘉誠的慈山寺陵園事件﹐和尚的政治智慧好像比港大校長更高。中國佛教有傳統﹐魏晉時有謂沙門不敬王者﹐和尚不向皇帝跪拜、叩頭﹐至多是點頭﹐只是禮貌﹐其實也不需要。

不敬皇者﹐不敬皇權

癲狗:基督宗教也有政教分離﹐基本原則是分開的。

陳雲:西方學術或大學是來自經院﹐來自基督教、天主教的僧院﹐僧侶傳統﹐西方學者也有僧侶的獨立性﹐不敬皇者﹐不敬皇權。

癲狗:勾結就變醜聞。看黃梨洲《明夷待訪錄》學校篇﹐就清楚了﹐寫東漢太學生干政﹐那是衰世之事﹐係應該咁做﹐學生運動從東漢已經開始。今時今日21世紀﹐你老馮咁﹐望之不似人君﹐搖下搖下﹐徐立之都好難甩身。

當年港大建校是為中國而立呀﹐記住﹐唔等於是中國的大學呀﹐更不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中國的大學﹐大佬﹐港大更要與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有區格﹐那些大學有黨委書記﹐係咪要整個黨委書記來騎住徐立之呀。同佢一樣﹐玩完啦。

陳雲:校長話港大唔係香港的大學﹐係中國國土上的國際的大學﹐語意唔清楚﹐同情了解﹐港大唔再係香港的大學﹐係受中國管﹐責任係為中國﹐校長講的中國﹐當然係指現政權啦。況且﹐所謂一間國際大學﹐這種說法﹐本來就是丟架﹐大學的性格本來就要向世界開放﹐唔係為某一國家、某一民族﹐係為人類、為知識的增長、研究、辯難而存在﹐大學本質就是世界性和人類性﹐強調國際就是自貶身價。港大有很強傳統和威望﹐根本不應講這些話﹐等於二三流或新成立的大學。百週年講這樣的話﹐是丟假的。

癲狗:徐立之都聽過蔡元培吧﹐九十幾年前五四運動﹐北大校長蔡元培點樣抗衡軍警﹐要求北洋政府立刻釋放學生﹐你就唔係﹐你冚家鏟畀幾百個警察入來校園﹐小你老味。

陳雲:我研究政府公文時﹐偶然讀過蔡元培一篇文章﹐是警察總長寫給北大校長的信。原來當年學生被警察扣留﹐不是押在警局﹐是關在北大校園的帳篷﹐佢地好醒目﹐不敢將學生拉入警局﹐理由係警局資源不足﹐無法招待學生等等。北洋軍閥又如何﹐以前的人做官還有這樣的分寸﹐這就是文化。

癲狗:五四運動七十年後﹐北大學生在天安門被開槍射殺﹐北洋軍閥文明﹐還是共產黨野蠻呢﹐很清楚。

看回民國歷史﹐北洋政府好像很負面﹐不要忘記﹐當時知識分子百花齊放﹐軍警老粗都懂得尊重知識﹐非常謙虛﹐尊重學權﹐唔係現在的不學無術的老粗﹐竊奪學權喎。富豪巨賈﹐不學無術的人去大學拿榮譽學位﹐知唔知醜呀﹐中國和香港都很多。

陳雲:他們不會面紅﹐一定叫自己博士﹐唔會叫榮譽博士。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陳雲 - 為什麼徐立之校長應該辭職

from Facebook留言 2011年8月25日

徐校長醒目的話,就自行辭職,將警務處長曾偉雄的過錯暴露出來。

他繼續眷戀校長之位,在政治上就是屏障了曾偉雄,替曾偉雄頂住了第一線的壓力,間接做了人民公敵!很多時,災難就有那些毫無智慧的老好人做成的。

如果他辭職,則港大法律學院可以發功,幫助港大學生打官司,令曾偉雄受到壓力而撤職。

如此,徐教長最終便有功於香港。一個順水推舟,令曾偉雄反艇,有學術良心和政治智慧的人都會這樣做。不過,我恐怕我這話說出來,徐校長更會死頂下去!

我也知道徐立之應該是好人、善良人。我是抱住莎士比亞《 凱撒大帝》的道理來勸戒他的:凱撒是好人,但凱撒必須死,否則羅馬便要淪亡!

他不辭職的話,便會成為發洩民怨的第一道盾牌,而且大學校長的身份是無法還擊的,只能不斷道歉。當年鄭耀宗校長辭職,也是因為無法還擊,必須走。

我並非針對徐立之,而是為了要救香港,也順便救埋徐立之。

這次與上次鄭耀宗校長辭職不同,這次是一條救助香港的鏈條:港大校長徐立之、警務處長曾偉雄、政務司唐英年、中共副總理李克強。

全部都被這條鎖鏈扣住,徐立之自己脫身,其餘的人便會當災!這是天賜香港的機會。感謝老天!

徐立之死頂,其餘的人便逍遙法外。故此,徐校長的良心和智慧,就在此一役。

Anonymous said...

thank you

阿武君 said...

也要多謝你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