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3

有誰共鳴 (前篇)



阿武口述.阿武筆錄

Paul Anka - Adam and Eve



我是從一套講打保齡球的電視劇認識Paul Anka的。早前聽他在Las Vegas的音樂會﹐唱you're my destiny前﹐他說「以下呢首歌呢﹐係我幾年前作既...」﹐------ 他所謂"a few years ago"﹐其實是四十幾年前。一如數月前見過一個日本老明星寶田明﹐他那種永恆不變的有心有力﹐我想很能說明那一脫老野﹐就是有這樣永不面紅的力量和自信。在那套電視劇﹐每當那對男女開始打波時﹐這首歌就會響起。

Sade - Smooth Operator



除了Sade﹐同期也有隊樂隊叫Swing out Sister﹐風行一時﹐他們某些歌﹐我諗我聽過幾千次﹐因為真係太流行﹐電台播得太多。每當聽到呢首歌﹐我就會覺得80年代回來了:不以空洞為恥﹐無時無刻不忘自我炫耀﹐自以為有style﹐永遠風情萬種﹐有種無可抵擋的雀躍和純情﹐不可不提的是﹐那時除了張文新和車淑梅﹐大部份人都聽英文歌。

齊秦 - 外面的世界



我們有些朋友很不喜歡《如果.愛》﹐我就覺得幾唔錯﹐其中一個關鍵﹐可能佢地失去了一些共同背景﹐就是裡面有首歌﹐是齊秦的「外面的世界」﹐呢首歌一播﹐我諗好多大陸人和某個年紀的香港人﹐個情緒就會即刻撻著﹐咁我覺得導演是投注了感情﹐進入了一個認同大陸人的心境。當然今日香港人要千方百計進入大陸人的狀態﹐而後製作一種相濡以沫的感情﹐從「外面」走到「裡面」﹐那不一定是可悲﹐但到底是讓人感慨的。

達明一派 - 今天應該很高興



呢首歌好流行的時候﹐其實我已不聽達明﹐覺得他們的歌變得非常沉悶。好奇怪﹐大概10年之後再聽﹐我竟然從那些歌詞裡面聽到另一重意思﹐好似裝了一套解碼器一樣﹐亦遠遠不止惜別送機歌﹐與黃金時代告別咁簡單。我覺得好少好少廣東歌可以有呢個深度﹐而一o的都唔尖酸﹐唔造作。

John Lennon - God



有個叫光明頂的電台節目﹐去年約翰連濃死忌時講左一晚﹐聽左十分鐘﹐我已經開始擔心節目點樣可以捱落去﹐因為我相信除左Imagine和jealous guy﹐其實佢地係一首John Lennon既歌都唔識。咁我想﹐Lennon係點樣可以吸引到咁多根本唔認識(遑論了解)佢既人﹐咁喜歡佢﹐或熱衷於表現自己懂得欣賞佢﹐幾巴閉的人都有﹐好多唔係一般低下層勞動人民﹐裡面係有一種技巧和藝術在內﹐我想單是這一點而言﹐約翰連濃已係空前絕後永遠的偶像﹐雖然我相信這不會是連濃樂見的。

3 comments:

400blows said...

我也有劉以達隻有"胡蓓蔚 - 了了"的碟。個MV仲好有型

楚 said...

武兄,你竟然也在聽「荷花」!

AhMo said...

謝過兩位「共鳴」﹐haha.

有誰共鳴是源自這裡:
http://www1.881903.com/framework/pccs.gateway?url=jsp/archive/progPage.jsp&menuID=7&progID=550&k=4

最funny的﹐是麥家碧那集(可查看「共鳴歌單」)﹐竟然有「深田同子」﹐初時我以為是「深田恭子」﹐看了歌名﹐才知道真正歌者是「森田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