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9

無聲勝有聲

劇透

Armour 有場戲講男主角發夢撞鬼﹐值得注意。

小弟o係又一城睇﹐照計好多是中產觀眾﹐男主角背後有隻「鬼手」伸出黎﹐全場幾十人嘩然﹐好似睇緊鬼片。小弟睇過Carrie﹐當然冇入局﹐男主角行出走廊﹐一片頹然﹐地下湧出積水﹐「鬼手」伸出前零點零一秒﹐我就知道不過是發夢。不是小弟聰明﹐是導演手法太cliche而已。

要緊的是﹐這場戲﹐所以兀凸﹐因為它完全違反了Michael Haneke的style﹐要令觀眾保持距離﹐抽離地觀賞電影的style而已。Haneke的映象再驚人﹐意識再大膽﹐合格的觀眾﹐都不會尖叫一聲「嘩」﹐就像天各一方的歌詞﹐「激情放o係心裡面﹐反而會歷久相新」。

Haneke要咁cheap﹐咁entertain觀眾﹐可見套戲係「悶」得幾緊要。找Emmanuelle Riva﹐顯然是雙刃劍:優點﹐吸引一些街外﹐或好鐘意睇<藍白紅之紅>的盲毛﹐慕名入場﹐甚至提名奧斯卡;缺點﹐對中產階級的攻擊﹐難免柔化﹐布扭爾化﹐或拍得好隱晦﹐對Emmanuelle Riva的摧殘﹐僅限於裸浴﹐被低下階層趁機玩弄。

試想 Riva假如像Naomi Watts﹐要經年累月﹐一部接一部地被凌辱﹐恐怕要激起公憤。小弟相信﹐不是Michael Haneke軟化了﹐而是Emmanuelle Riva改變了Armour。

Armour值得議論的要點很多﹐小弟想談談音樂。當然不是Funny Game震耳欲聾的heavy metal﹐而是最令中產覺得安全的古典樂。

古典樂很明顯有傳承中產價值的意思﹐Riva夫婦承傳給徒弟﹐承傳給兒女。片中多次出現彈琴、聽CD的場面﹐都是無疾而終的:

一、徒弟鋼琴家在師父家彈貝多芬﹐剛剛熱身﹐Haneke就CUT了。(中斷觀眾陶醉於音樂﹐然後產生琴瑟和諧﹐師徒情深的幻覺);

二、Riva老公彈巴哈﹐突然停下﹐彈不下去(預示中產階級共通的自我毁滅命運);

三、徒弟寄上CD﹐附上一封情深款款的信﹐Riva讀了﹐立刻叫老公熄機(中產階級不屈的尊嚴﹐拒絕憐憫);

四、Riva回復健康﹐手指於琴鍵上飛舞。接老公坐直身子﹐將CD機熄掉﹐觀眾知道又是發夢 (當然男主角伸手熄機前零點零一秒﹐小弟就知是幻覺了﹐哈哈)。

接End Credit﹐萬籟俱寂﹐最minimal的黑底白字﹐靜到聽到一條毛跌落地下。原來也沒什麼新鮮﹐但配合了全片音樂戛然而止的宿命﹐全片巨大的象徵﹐終於無聲無息地走上台前:血緣無情﹐恩義無效﹐中產階級的偽善﹐狂妄﹐互相凌辱﹐你有你既生活﹐我有我既忙碌﹐路上偶然咁撞到既話﹐會點下頭﹐問候老母一下﹐然後已經唔知講乜o野好了。

Armour的結局﹐其實很Haneke﹐但小弟初時係睇唔明﹐散場想想﹐才想得通。一如前述﹐是觀眾和導演﹐都對這對老父婦﹐產生了感情﹐而失去了距離和理智了。

而當然﹐在我心中﹐Jean-Louis Trintignant才是Armour的主角。

4 comments:

M said...

Armour --> Amour (法文 Love)

阿武君 said...

thanks *_*

Anonymous said...

剛看完。謝謝
400

阿武 said...

多謝搵返來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