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2

上街的理由


信報副刊有個專欄﹐很久沒看﹐昨天不慎讀了﹐很想爆粗﹐茲轉載下半截如下﹐並無刪節:

「男女之間的性行為,build in了妒忌,明明是有性無愛,一樣放不下,真是要問問造物主為什麼要這人性,用來保證下一代有人養大?孩子白血病,要多添一個妹妹捐骨髓,奈何爸媽已離婚各有新配偶,為了可愛的小禾禾,大家嘗試克服妒忌,人工受孕未必成功,鋪上紅色satin床單,來一次真做吧!節奏確是太慢,但題材起碼新,如果不是為了小禾禾,大家肯包容嗎?丈夫一句「召妓啫」太太怎會息怒?可以想想,唔!」
拍什麼出來
黃珍妮


上文好像是電影《左右》的看後感 (這只是本扑猜想)﹐到底說什麼﹐讀了幾遍﹐還是看不懂。例如「小禾禾」到底是啥?是人是獸是鬼是男是女?什麼叫「鋪上紅色satin床單,來一次真做吧」﹐是深更夜半戴套乏力﹐看了太多日本AV ? 「節奏確是太慢」﹐是前奏太長﹐還是說抽送太久? 結語天外飛來:「可以想想,唔!」﹐一切戛然而止﹐天曉得誰在「想」什麼﹐誰又在「唔」什麼﹐這敢情不是新新浪潮意識流風格吧。

記憶中﹐林奕華自稱好想在信報寫個固定專欄﹐苦苦跪求也不可得(大意)﹐另一方面﹐也有些糊里糊塗的茂利﹐在特區最高水平的華文報紙﹐經年累月﹐每天(!)寫一個幾百字的豆腐框框﹐功能何在﹐難言清楚。既然如此﹐好歹不是也應該好好經營﹐真心誠意也好﹐裝模作樣也罷﹐多寫一點有益世道人心﹐推動社會進步的文字嗎? 就算寫碟評﹐也要滿嘴術語﹐給點「專業」意見吧。只怕你沒看﹐上星期羅大佑接受健吾訪問﹐說:「香港報紙我淨係睇信報」(大意)。

又一宗佔著毛坑不拉屎的案例﹐本扑想起同報某作者的佳句:「這是上一代的墮落﹐下一代的失落﹐一座城市的陷落」(大意)。青年人本週五再不呼朋喚友﹐上街圍堵立法會﹐也未免太沒血性了。

1 comment:

Duke of Aberdeen said...

想話,黃珍妮、與隔鄰的阿麥太與徐護法,加起來荒謬度可與N年前明報的荒謬版一爭高下,乃該報的每日奇觀。我與幾位友人,已由爆粗發展至自虐上癮,拿起報紙忍不住要讀,看看又有甚麼謬論,每每嘆為觀止。

那些可不是茂利,年前有位文化人病逝,文化界爭相悼念,我才發覺那個這個亂來養貓但無題材就寫貓的師奶作者,原來當年一伙兒是大學同學,搞學生刊物的幹事們也。說到底,都是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