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6

做一世烏蠅



......誰知一開場,他身邊的門便一直開個不停,他馬上給電影節職員說:「戲開了,為什麼還讓觀眾入場?他們看不到開頭,也不會明白。」也真是的,戲院所見,所有電影放映了三十分鐘後例必仍有觀眾入場,無一例外。這「觀眾水平低劣」的場面令大導大受刺激,他走出戲院怒氣難平,......一個沒頭沒腦的觀眾說,覺得片中烏蠅特寫的鏡頭像奇斯洛夫斯基。大導斬釘截鐵回說:「這處理是自己的原創,如果真的像,該是奇斯洛夫斯基抄他的。」另一個觀眾再問:片中音樂做得好,覺得像奇斯洛夫斯基,波蘭電影的音樂真的好。觀眾一再顯示他們對波蘭電影的認識,偏狹的只囿於一個奇斯洛夫斯基。大導對此不以為然:「對,波蘭電影的配樂是非常好,但奇斯洛夫斯基的音樂我可不覺得是一回事。我這個配樂,是最好的。」
『觀眾遲大到 史高林莫斯基扯火』


此短文有意思﹐是電影節對「東邪西毒遲到事件」的反擊﹐響亮地刮了特區影癡一把掌。

好笑的是﹐數月前才剛舉行了「波蘭電影回顧展」﹐有四部史高林莫斯基名作放映﹐那些「沒頭沒腦」的觀眾﹐難道都沒想過要捧場嗎﹐沒想過提點相關問題嗎。史公成名甚早﹐六十年代已是東歐一路奇兵;而奇哥奇斯勞斯基﹐晚至柏林圍牆倒下前夕﹐才暴得大名。二公藝術成就孰高孰低﹐客套地說見仁見智(小弟當然認為有霄壤之別)﹐然影癡們總不能指譚家明的剪接模倣張叔平﹐貝托魯奇The Conformist 鏡頭很像王家衛《阿飛正傳》吧 (哥哥仔﹐《旺角卡門》一樣有烏蠅o架o番)。

說到音樂﹐替史公和波蘭斯配基配樂的Krzysztof Komeda﹐那些前衛爵士歷久彌新﹐比Zbigniew Preisner千篇一律的教堂催眠曲﹐高明得多﹐至少﹐Komeda的至少沒淪為TVB肥皂劇配樂丫。悠悠十數載﹐奇哥尸骨已寒﹐墓木已拱﹐他底幽靈仍死纏特區影癡頭頂﹐他給特區帶來的﹐好像是一場永遠無法醒來的宿醉。

至於「電影放映了三十分鐘後例必仍有觀眾入場,無一例外」這類鳥事﹐去年看「費里尼電影節」﹐還有不少契弟契妹﹐遲了一個小時後﹐一邊嘻嘻咭咭﹐一邊呼嘯進場呢。倘你向彼怒目而視﹐他們就要還句:「大爺付了錢(學生票$30)﹐事忙沒工夫﹐才不叫退票回水。俺是遲來還是早退﹐關你屁事?」

1 comment:

pris said...

你好,我是 HKIFFLINK 的Pris, 閣下的文章被連結於此http://www.hkifflink.net/2009/04/26/3745/
如不想被連結,請告之。感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