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1

惡漢甜夢



魚型怪獸特技雖然簡單﹐敢情是做得好的﹐漢江大橋場景也頗為特別﹐雖然人們儘可以覺得沒什麼了不起﹐世上總有見多識廣﹐事事不以為然的百曉生。此片其實並不驚嚇﹐它更像《妙想天開》(Brazil)或《十二猴子》(Twelve Monkeys)一類偽科幻精神病患片﹐對一切源自體制的權力(從軍方警察、新聞傳媒、醫護人員以至私人清潔公司)﹐都是歇斯底里地攻訐和抗拒﹐更甭談腐化權力的幕後黑手﹐那讓盲毛們鬧到口醜的美帝國主義者了。

它與近年同類型的怪物片﹐例如走人獸同途進路的《KING KONG》﹐走階級矛盾進路的鄭保瑞《怪物》並不一樣﹐作者沒有一分一毫考慮將魚型怪獸「人性化」起來﹐怪物沒有絲亳血肉﹐與士美菲道咬死唐狗的飯鏟頭﹐青山公路輾爆老婦頭顱的綠色新界的士無別﹐觀眾完全不可能將感情投射到怪物身上﹐只會隨著那個小孩被擄、走投無路的韓牛家族﹐發狂地將個人種種無力自救的戾氣﹐將N年前大學生鬧事的土製燃燒彈﹐投到怪物身上點火。

有謂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片子當然不會質疑「不幸」的源頭可會源自個人的無能﹐它甚至會編織一些感人至水深﹐語無倫次的理由 (例如爸爸替哥哥天天睡懶覺辯護的一段自白)﹐結局更是讓人吃驚﹐大雪紛飛之夜﹐哥哥劫後餘生﹐與領養孤兒關起門食大餐睡大覺﹐關掉播著美帝CMM新聞的電視機﹐眼不見為乾淨固能保持心理健康﹐但除了讓人變了你癡我未癡的鴕鳥﹐於改變「慘酷」的現實又有何進益呢? 不看東方蘋果明報﹐不唱K不隊草不上網避孕套戴兩個﹐就能當個遠庖廚的翩翩喜歡你了嗎?雖然看在老外眼裡﹐這種與世無爭天天睡覺、懶夫睡漢老僧入定﹐說不定還算是東方情調的一種。

2 comments:

400blows said...

where does your blog banner pic come from? looks cool.

Ahmo said...

http://www.bewild.co.jp/keimusyo.htm